第二百九十一章 凶案始末

小说: 撩妻入怀:腹黑总裁花式宠 作者: Psyche酱 更新时间:2020-09-16 10:04:05 字数:2194 阅读进度:290/296

丁冬看得鸡皮疙瘩都忍不住起了一身,心里一阵后怕。

差一点,她也落得了和叶微微一样的下场。

但她心里还是忍不住会想:叶薇薇知道温子画的身份以后,心态有没有发生改变呢?

还是说,她根本从一开始就是奔着温子画的身份去的?

一心追求光明正义的女记者,会和一个身家不太清白的少爷在一起吗?

她脑子有些乱。

见她盯着电脑屏幕看了半晌,还一脸凝重的样子,封承煜和邵嘉珉都不约而同地朝她看过去。

“怎么?”封承煜瞟了一眼屏幕上的内容。

“这个叶薇薇……”丁冬把电脑屏幕转过去对着邵嘉珉,一脸严肃地问道,“关于她的案子,还有没有更多细节?”

邵嘉珉蹙眉仔细看了一眼,先是嘀咕了一声:“跟姓温的有关系的案子,细节基本上都被处理得差不多了。”

丁冬心里失望了一下。

“但是——”邵嘉珉顿了顿,继续道:“这个叶薇薇的案子,我记得还挺清楚的。”

封承煜朝他看过去,丁冬心里咯噔一下,也一脸紧张地看着他。

“我刚进经侦科的时候,经常在档案室一待就是一下午,温家的那些事儿也算是了解得七七八八,无非就是些买凶杀人证据不足的事件,根本没法定案。温成国这人做事儿特别仔细,处理得也干净,基本上找不到什么实质性的证据。”

邵嘉珉说着,习惯性地摸出一支烟来想抽,被封承煜冷冷横了一眼之后愣了愣,又放进了烟盒里,继续说道——

“因为国内对枪械管制得比较严格,这种枪击案还是比较少见的,叶家的这个案子,我后来仔细查过,发现凶手是个离过婚的中年男人,有躁郁症的病史,暴力倾向很严重,在凶案发生的一年前和老婆离婚了,原因是他老婆受不了他的脾气。离婚后他前妻带着女儿独自生活,收入很微薄。”

“凶手的枪是从黑市买的,后面黑市也被警方一窝端了。这件案子看似没什么疑点,乍一听,大概就是一个中年男人犯了躁郁症,上街乱扫一通,不小心打死了一个女记者,根本和温家扯不上关系。”

“但叶薇薇毕竟是个记者啊,身份不同于常人,她死之后,她家人从遗物里找到了她收集的有关温成国的资料,瞬间就断定这案子肯定和温成国有关。但是因为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谁也不敢轻易这么定案。再加上叶家人后来也没对这件案子咬着不放,于是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丁冬听着,一颗心不由得揪得老高,听到这里她以为邵嘉珉说完了,但隐隐还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刚想问些什么,就听见封承煜先开了口:“既然是买凶杀人,打款方式总能留下证据。”

这也正是丁冬想说的。

“要不怎么说你比我更适合当警察呢?”邵嘉珉轻笑一声,向封承煜投去赞许的目光,“你这嗅觉也太灵敏了,不进经侦科都可惜了。”

封承煜表情淡淡,“继续说。”

邵嘉珉点点头,一五一十地道来:“凶手被警方击毙后,这案子也就定了下来。不过我当时翻看案宗的时候,也想到了买凶杀人这一层。后来我查过凶手的银行账户,发现里面并没有什么大额的款项入账。他父母早几年也都去世了,所以不存在把钱打给父母这回事。”

“是他前妻。”丁冬脱口而出。

邵嘉珉看了丁冬一眼,挑眉,“你怎么和封承煜一个性子呢?就不能让我保持点神秘感?”

丁冬抿唇,看着他,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想到他还有个前妻,我就又去查了他前妻的银行账户,她是一家公司的会计,平常会用个人银行卡走一些公账,流水金额都很大,看起来没什么疑点。但是慢工出细活,我以叶薇薇的案子发生前后一年的时间为区间,把女会计的银行流水都翻了一遍,果然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说到这里,邵嘉珉脸上浮现一抹冷笑,“大概在叶薇薇死亡半年之后,那个女会计的银行卡里分批次在不同时间段汇入了大大小小的不同金额的款项,总共加起来有三百万之多,转账时长毫无规律,一共持续了半个月之久。汇款人的信息是海外的一家外贸公司,但我查过,这家外贸公司和她的公司根本没有任何生意上的往来。”

“再往深处查,我发现,那家外贸公司最早的投资人,就是温成国。”

最后一个字话音刚落,丁冬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特意找到一个有精神病史的凶手,以打款给他前妻和孩子的方式做诱饵,利用他去帮自己杀人。事后又避开最敏感的时段,把凶款利用意想不到的方式打进前妻的卡里。

这么周密的计划,只怕一般人是想不出来。

“案发的时候,凶手的孩子也才刚满十岁吧,今年都有十七八了,这会应该刚参加完高考。”邵嘉珉嗤笑了一声,“凶手的前妻在拿到钱之后,另嫁了一个本地的富豪,日子别提多滋润了。”

丁冬听完,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自己拿两条人命为心上人和孩子换来的钱,最终也不过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他前妻会铭记他一生吗?丁冬不知道。只觉得这个人也挺凄惨的。

“用不着可怜他。”邵嘉珉见她一脸复杂的表情,出声提醒道,“再怎么悲催,也是杀了人的,他自己生活失意想不开,经人教唆两句就拉着人年华尚好的女记者陪葬,这种人死一万次也不值得可惜。”

丁冬没说话,想来邵嘉珉是不知道叶薇薇和温子画曾经是男女朋友的。

如今想来,叶薇薇接触温子画的动机可能也不太纯良。

说到底,有谁是绝对的好人呢?

只是温子画这种从小浸淫在那种环境下的人居然还能保持这样的初心,也实属不容易了。

或许,他从来都怀着一颗向往光明正义的心呢?

会不会是因此,他才会被身为记者的叶薇薇所吸引?

谁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