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泰斯失踪了

小说: 魔与灵 作者: 秋水一眸 更新时间:2020-03-26 06:25:34 字数:3417 阅读进度:53/53

“我看看”不等看清手里的东西是什么,黑色口袋被哈拖一把夺了过去。

“稀里哗啦”整整七十二枚闪着耀眼光芒的金币,静静地躺在他的掌心。

“这……这和普通的金币没什么区别嘛!你确定这是灵魂金币?”

“废话,如果这么轻易被看破。我会耗费八百年的时光,躲在这暗无天日的破地方。”

“老萨,你说灵主魂币共有多少枚?”

“七十二呀!怎么了?难道?”萨皮恩洛一怔,眼眶中灵火剧烈晃动,灵魂力量铺天盖地卷向哈拖。

“喂,喂。老骨头棒子,你别激动。”哈拖双手抱在胸前,极力压制手中躁动的灵魂金币。

“噗”三人中实力最差的洛溪,忍受不住翻涌的气血,一口鲜血喷向哈拖。

“叮~”溅到洛溪鲜血的灵魂金币,发出一声轻吟。挣脱哈拖双掌的束缚,一个连着一个飞到空中,组成一个奇怪的阴阳图案。

“吼~”骨龙萨皮恩洛受到感应,一声响亮的龙吟。双翅展开,小山一样的身躯撞向空中的图案发出“砰砰””的巨响。

“萨皮恩洛,你又在捣什么鬼?一定要把神庙拆了才高兴吗??”随着巨龙的到来,萨皮恩洛的身影竟在哈拖眼皮之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哪里跑?”巨龙抡起拳头,一拳砸向阴阳图案。转动的阴阳,略一停顿,幽幽的叹息,响彻天地。

“艾莉丝,你还是老样子。一点没变,脾气还是这么火爆。”

“死老头,萨皮恩洛被你弄哪去了?赶快把它还回来。否则,我拆了你这座破庙。”

“放心,它没事。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惩戒它的口不择言。”

“为何?你我心里都清楚,它说的是事实。”艾莉丝漂浮在空中,用意念与神秘人交流。

“唉……躲了这么久,终究还是躲不过去。浩劫现,天地乱……”

“洛溪,为什么我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萨皮恩洛的失踪,艾莉丝的异常。透着神秘的阴阳图,洛溪在身旁让哈拖像是找到了主心骨。

“瞧你那点出息”洛溪一脸鄙视的看着这个空有一身实力,却胆小如鼠的家伙。

“泰斯”

“王”

“我讨厌这个地方,给我打破它。”

“是”泰斯高大的身躯挡住洛溪,拔出那柄巨大的鱼叉,抡圆了膀子砸向阴阳图案。

“暴怒抡击”

阴阳图案受到重击,像被打破的镜面,布满裂痕。“哗”的一声消散。萨皮恩洛两龙直挺挺的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居然是幻象”哈拖深吸一口气,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洛溪。

“我王,这……”泰斯那颗大脑袋有些转不过弯来,大号的鱼叉上面挂着一颗眼球。

“别动”洛溪手握诛神向它靠近,离眼球不足三尺之际,一剑刺了下去。

“吱吱”滚动的眼珠鬼叫着从鱼叉上逃脱,一转身和黑暗融为一体。

“泰斯,我们走。泰雅,赛琳娜留下照顾他们。”低声吩咐几句,洛溪顺着眼球逃离的方向追了过去。

“奇怪,那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老萨两口子实力深不可测,居然也能着了道儿。”

“应该是幻兽之类的灵物,不过能在我和泰斯的攻击下逃脱,应该有几分本事。”哈拖和洛溪在前面讨论着眼球的来历,后面的泰斯一言不发的跟着。

“泰斯,我们应该怎么走?”分岔路口前,两人各站一条。

“泰斯?”

“啊?王,您叫我。”泰斯赶忙上前,在两个路口听了听,仔细分辨一下。指着其中一条说道,“跟我来。”

错综复杂的通道极为诡秘,泰斯贴着墙角警惕的向前移动。

“洛溪,泰斯好像有些不太正常。”拨开挂在脸前的蜘蛛网,哈拖故意和泰斯拉开距离,低声说道,“直觉告诉我,他认识那东西。”

“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眼见泰斯将要离开自己的视线,洛溪加快脚步追了过去。

“好心当驴肝肺”

“哎哟,我去。我不是在做梦吧?”一步踏出通道,一排排书架并列成行。各行各类,应有尽有。琳琅满目的武器,甲胄以及丹药堆满整个大厅。

“玄天决,焚世烈焰功……”挨着书架,放眼望去。一本本让别人趋之若狂的功法秘籍,放在眼前,他感觉自己的心将要跳出嗓子眼。

“洛溪,你快来。这……这居然有回天丹”

“什么?”打消将这些秘籍据为己有的念头,走到哈拖身旁。拿过他手中的瓷瓶,倒出一粒丹丸,草药的清香扑鼻而来。

“这……”丹丸接触空气的一瞬间,化作一抹尘埃,空余一瓷瓶静躺在他的掌心。

“没了,什么都没了。”哈拖将塞进怀里的三本秘籍捧出来,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像极了被夺走心爱玩具的孩子。

“走吧!不义之财不可取。”

“等等”本来还在惋惜的哈拖,突然叫住洛溪,从厚厚的灰烬里掏出了一件东西,或者说是一本勉强可以称之为书的东西。

“咦?是一本手扎,居然还是古魔体。”哈拖似乎对这本手扎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将刚才对失去宝物的惋惜丢到一边。

“魔历元年,近来隐隐有些不安。遂寻占卜师推测天命。上古卷轴有示,天地一度轮回。灵位易主,余自知命不久矣。”

“魔历五年,一天外来物横行大陆。为天下苍生,余不得已拖残烛之躯与它战于域外。终封它于天外。余伤重,不得治。”

“魔历十年,余命将尽。不得已,聚万世修为传于一婴儿。受世间万世轮回,得以证道,余回归之时。”

“魔历十五年,婴儿初成人。灵识过人,余甚欢喜。弥留之际,特取名……”

“咦?怎么没了?”哈拖将手扎翻到最后,不由叹了一口气。合上手扎,使劲揉了揉有些发涨的脑袋。

“走吧!我发现了这个。”回到一脸失落的哈拖身旁,洛溪将一缕鬃毛在他眼前晃了晃。

“泰斯这家伙究竟在搞什么鬼,什么都不肯说,还瞎折腾我们。”

“或许,它有说不出的苦衷。”绕过哈拖,洛溪猫着腰从书架后面的暗门钻了进去。

“但愿吧!”

“等等”

“怎么了?”不等哈拖靠近,钻进暗门的洛溪身形一晃,退了出来。暗色无光的小门,“嘭”的一声,紧紧关上。

“你没事吧?”看到狼狈不堪从地上爬起的洛溪,哈拖一步上前,却又急急后退。腐烂的气息。自他身上传出。

“快退,回去和泰雅她们汇合。”

“那泰斯……”哈拖略一迟疑,却被洛溪抓住衣领往回拖。

“赛琳娜,他们去了这么久,会不会出事?毕竟就连……”看了一眼还在昏迷的萨皮恩洛两龙,泰雅不免有些担心。

“你要相信他的实力,他……很强。”闭眼休息的赛琳娜,低声说道。隐藏在斗篷下的耳朵,高高竖起。生怕遗漏一丝声响。

“你说哈拖?还是大哥?也对,以大哥的实力,保护他们应该不是问题。我大概是多心了。”想起泰斯,她悬起的心稍稍落下。

神情古怪的看了一眼这个野蛮而又天真的牛头美女,赛琳娜没有出声,只是眼底多了一丝担忧。

“咔”轻微的声响,传进她耳中。匕首带起一缕寒光射向黑暗,被人轻松接下。

“看样你的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把玩着手中的匕首,洛溪嘴角含着一抹笑意,带着哈拖走了出来。

“下次再开这种玩笑,我不会手下留情。”

“哦?那我还真是命大”将匕首还给她,洛溪走到萨皮恩洛身旁,扒开它的眼皮看了看。

“老婆,我想死你了。你都不知道,我差点都见不到你了。”

“呸,以你的实力,自保是难事吗?”见到哈拖平安归来,泰雅嘴一撇。嘴上嫌弃着向两人身后看去,却并未看到泰斯,不解的问道,“我大哥呢?”

“他,失踪了。”

“什么?”这次不止是泰雅,就连刚刚醒转的萨皮恩洛两人,也一脸震惊的看着他。

“我们三人随着泰斯……然后,就这样了。”

“什么?你居然丢下大哥,自己偷跑回来,看我不打死你。”泰雅眼睛一瞪,作势要打,却被萨皮恩洛出手拦下。

“泰雅,你消停一会儿。”

“我……”

“迈向光明的路布满荆棘,舍弃一副皮囊,方能换取永生。”喝止住泰雅,萨皮恩洛对洛溪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低头沉思的洛溪,手臂不自然的摸向胸口。

“哈拖,我们回去。”

“啊?你说什么?我可以留在这保护他们吗?”揉着乌黑的眼眶,哈拖可怜兮兮的看着泰雅。

“哼,胆小如鼠,我跟你去。”赛琳娜冷哼一声,不屑之意,溢于言表。

“小亡灵,说话注意点。老娘的男人,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

“怎么?想跟我动手?”双匕突现,两人间充满了浓浓的火药味。

“够了,赛琳娜,哈拖,跟我走。”洛溪一声暴喝,苦恼的揉了揉脑袋,率先离开。

“彼岸之花正在绽放,拥有信仰的诸神不断凋谢。死亡的气息在蔓延,承受诸神意志的你呀!将带领他们走出浑噩,重新拥抱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