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6章 一对普通的男女

小说: 情醉未央洛泱容景湛 作者: 洛泱容景湛 更新时间:2022-01-09 字数:2148 阅读进度:1579/1591

“姑娘!”

他欣慰的低唤,仿佛回到了他们初识的样子。

彼时,他以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和尚,没有身份的束缚和枷锁。

无悲无喜,爱恨纯粹!

而洛泱,水中重生,忘记过往,她不知道自己谁?也没有人知道她是谁?

他们就是两个普通,单纯之人!

如果没有后来那些身份的介入,事情的转变。

那么,他们应该会像是一对隐居的男女,在那样安静祥和的环境中度过余生吧!

可惜……没有如果!

一切,早已注定!

看着看着,两行清泪滑下了脸颊,带着昔日和洛泱的美好回忆,闭上了眼睛。

“表哥!”

慕容宸撕心裂肺的呼喊着,然而回应他的只有呼啸而过的风声和莫桑渐渐冷却的身体。

哭了好一会,他才缓过神来,然后按照莫桑先前的吩咐。

命早已等候在那的人,将他送到了换心施术的房间里,在南宫羽的安排下,故意用屏风隔开。

一边放着慕离,一边放着莫桑。

这样的话,洛泱进入房间后,因为屏风隔开的关系,所以她并不知道隔壁躺着的是莫桑。只以为是军中捐赠心脏的将士尸体。

后来换心之术成功之后,洛泱又昏迷了,所以就更没有机会知道了。

后来,南宫羽当即把莫桑送回到了慕容宸身边,二人怕夜长梦多。

所以,连慕容晚情都瞒着,迅速带莫桑出宫,没有想到中途还是被慕容晚情拦截下来。

听慕容宸说到这时,洛泱看着怀里的莫桑,早已泪流满面,破碎感满满。

和尚,和尚!

洛泱紧紧的抱着他,脑海中涌现的都是和莫桑的回忆,那些回忆曾经支撑着他度过了每一个无助艰难的时刻。

可如今,却全部成了剜着她心的利刃。

以前有多甜蜜美好,现在就有多痛苦。

每一段回忆,都像一把刀。将她心上的血肉一片片的刮了下来,鲜血淋淋血肉模糊。

天空再次飘起了雪花,雪花在空中飞舞,越下越大。似乎连老天都在为他们感到难过。

不知过了多久,南宫羽来到慕容晚情身边,拉着她的手安抚。

“阿情,别哭了!”

慕容宸伸手,在慕容晚情肩上拍了拍,“是啊!表哥最怕看到你哭哭蹄蹄的样子。怎么,你是存心不让他好过是吧!”

慕容晚情委屈的摇头,啜泣回答,“不是的。”

“既然如此,那就别在哭了!表哥心愿已了,你更该让他无牵无挂的走才是。”

说到这,他将目光移到洛泱身上,洛泱紧紧拥着莫桑。好似座石雕一般,没有任何反应

慕容宸知道,她这是伤心到了极致才会这样。他缓缓走近车门边,低声道。

“女君陛下,表哥交代的是事情在下已经代为转告。如今事已至此,还请你莫要过份伤情,当以大局为重。让在下带着表哥回楚国。”

听到回楚国三个字,洛泱拥着莫桑的胳膊一下紧了很多。好似别人要抢走她最珍贵的宝贝似的。

见此,慕容宸不由拧眉,如今看洛泱的状况。好像很不对劲,看来想要顺利带走莫桑,并没有那么容易了!

无奈间,他视线不由瞥见了不远处的夜辞,此刻的夜辞正望着洛泱,眼中全是心疼。

慕容宸不动声色的朝他靠近,然后压低声音道,“夜辞将军,在下知道你家女君陛下伤心。但她现在想留之人毕竟是楚国的王。表哥已经死了,在下要将他带回楚国,以君王的礼仪厚葬。请将军代为劝几句,好让你家女君陛下放行。”

夜辞闻,眸中的水雾立刻散尽。同时也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朝慕容宸颔首。

“本将明白!”

“在下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请将军谅解。”慕容宸解释。

夜辞点头,表示理解之后,踏着积雪来到了洛泱身边。

“女君陛下,逝者已矣!活着的人还必须向前看。莫桑是楚国人。臣下想,他是不会想留在异乡入土为安的。何况他还是楚国的君王,葬礼应随国制。所以……请女君膝陛下以大局为重,放他离去。”

洛泱闻,眼前轻轻颤动了两下,呆滞的目光这才有了反应。

她垂眸,看向怀里的莫桑!

是啊!

莫桑先前就曾跟她说要回楚国,潜心修行。

他一直都希望待在镇国寺,可却因为她,背井离乡这么久。受尽了磨难和折磨。

如今,他终于不用再受苦了,自己确实不该这么自私,把他留在南诏。

那样,他既不会快乐,也无法心安自在。

他最该去的地方,还是他的家乡……楚国!

那里才是能让他心安的地方,心安即是归处!

“女君陛下,若是让莫桑选的话,他一定是想回去的。有些事,你该学会放手!”夜辞柔声相劝。

洛泱如扇的眉睫又颤了颤,是啊!

她该放下了!

一念至此,她紧紧拥着莫桑的手松了松,而后缓缓的放开了莫桑。又小心翼翼的扶着他躺下。

确定他是以最舒服的方式躺好之后,洛泱颤抖的指尖抚上了莫桑的脸。

她要好好看看他,记住他的样子,将他一辈子记在心里。

不知看了多久,她终于深吸了口气,重新将貂绒大衣盖在了莫桑身上。

然后,抚着她的脸,嗓音颤抖的说,“和尚,那我就不送你了。此行,一路走好!”

说完,眼泪再次从眼底滑落,大颗大颗坠落在莫桑脸上。

那种凭空绝望的压抑和窒息感,再次铺天盖地朝她涌来,让她无法呼吸。

夜辞见状,急忙将洛泱拉下马车,并顺势将车帘带上。

洛泱恋恋不舍的看着马车,下意识的还想看莫桑一眼,却被夜辞制止。

“女君陛下,越看只会越舍不得。是您说的,你也该是时候彻底放下莫桑了!”夜辞温柔提醒着洛泱。

洛泱即使再不舍,也只能强压下心头的留恋感,默默的承受着分离之痛。

慕容宸丝毫不敢迟疑和车夫驾车奔向宫门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