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7章 不要一个人躲起来

小说: 情醉未央洛泱容景湛 作者: 洛泱容景湛 更新时间:2022-01-14 字数:2176 阅读进度:1580/1591

洛泱看着远走的马车,忽然间感觉整个人都像是被掏空了一样。

风雪越来越大,几乎迷了人眼。洛泱就那样怔怔的看着,无论多少雪花落入眼睛,她都始终未曾移开过视线。

直至马车出了宫门,彻底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慕容晚情终于忍不住追了上去。

“湛哥哥!”她撕心裂肺的喊着。

南宫羽连忙追了上去,拉着她的胳膊阻止她,“阿情,别这样!”

“你别拦着我,放开我!”慕容晚情对南宫羽又捶又打。

南宫羽不慎跌倒在地,慕容晚情趁机往前走去。不料也没有跑几步就被厚重的雪花绊倒,摔得满脸都是雪花。

冰凉刺骨的感觉从脸颊上蔓延,她越挣扎,结果陷的越深。这样越发刺激了她的情绪。

她将所有的怒气都撒在那些厚重的积雪上,又拍又打,打的雪花乱飞。

手背立刻就红了一片,很快就僵硬了,南宫羽见状,连忙拽住她的胳膊。

谁知,慕容晚情像是发狠了一般,猛的推开南宫羽,然后发了疯似的往前跑去。

南宫羽再次被她推在地,但是他害怕慕容晚情崩溃之下做出极端的事。根本顾不上自己,咬牙追了上去。

他一边追一边喊,慕容晚情听到他的声音,跑的更快了!

转眼,他就跑到了寝殿门口,看着南宫羽追上来的身影,她一脚踏进了寝殿。

就在南宫羽要追上她时,连忙关上了殿门,并拴了起来。

“阿情,你开门啊!”

南宫羽拼命拍打着殿门,哀求着慕容晚情,他实在太担心她了。

“你走,我不想看见你。都是你害的我见不到湛哥哥最后一面,我恨死你了!”

慕容晚情对着门外的南宫羽吼,将心中的悲伤一股脑全宣泄了出来。

“阿情,我知道是不该瞒着你,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再生我的气也没有用啊!你先开开门,要打要杀随便你。我只求你不要一个人躲起来,要不然我真的很担心。”

”你滚……我不想看到你,你快滚呐!”

慕容晚情歇斯底里的吼,并发狠的踢着殿门,以此来表达她的抗议。

砰砰的响声不断敲击着南宫羽的心,他不敢再刺激慕容晚情,只能耐着性子妥协。

“好好,我不逼你了!你先离开一会。等你气消了,我再来看你好吗?”

谁知,他的让步,只迎来了慕容晚情不耐烦的吼声。

“滚!”

南宫羽吓了一跳,不敢再出声。但他也不敢离开,干脆抱着胳膊坐在寝殿门前。

寝殿里,传来了慕容晚情悲痛欲绝的哭声,南宫羽听在耳里,心都要碎了!

可他除了守在这里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寝殿里慕容晚情的哭声终于越来越小,最后慢慢消失。

南宫羽重重的吁了口气,仰头靠在殿门上,终于停了!

这也就说明,慕容晚情情绪终于渐渐稳定下来,现在大概是哭累了吧!

但此时,他还是不敢出声。

因为他怕自己出声,再次激怒慕容晚情,要不然这么久的努力都白费了。

……

这一边,洛泱依旧痴痴的站在雪地里,双脚已经冻的麻木。

身上,脸上,头上都是大面积的雪花,活像个雪人一般。

一直陪伴在侧的夜辞,知道洛泱不能在这么站下去了。

否则她那没有穿靴子的脚,非废了不可!

“女君陛下,臣下知道这种痛,说什么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安慰的话臣下就不说了,您也听不进去。臣下只说一句。你要是冻死在这里,莫桑他所做的一切,他付出的性命,就全部白废了!”

最后这句话一出,如冰雕一样的洛泱睫毛终于颤动两下,有了反应。

她垂眸,什么都没有说,转身就往回走!

“女君陛下?”夜辞低唤。

“别跟着我,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说这话时,她好像用尽了毕生所有的力气,夜辞的心蓦地一紧,看着洛泱的背影,最后选择默默的跟在洛泱身后。

就这样,洛泱赤着脚踩着厚重的积雪,深一脚浅一脚的离开了广场,回到自己的寝殿。

夜辞还没有跨进寝殿一步,就看见寝殿内的太监宫女纷纷出来。

只留下洛泱一个人在里面,夜辞正想进去。结果殿门猝不及防的关了起来。

夜辞的心,也跟着一紧。他想起了洛泱刚才说的话。

她说,她想一个人静静。

反正现在她正处于悲伤之中,让她自己静静,排解一下苦闷也好。

一念至此,夜辞深吸了口气,转身往慕离寝殿走去。

这个时候,也许同为女人的千亦雪会有办法也说不定。

寝殿之中,千亦雪看着双目紧闭的慕离,目光不由移到了他胸膛的伤口上。

她抿唇叹息了一声,”公子,你什么时候才会醒呢?”

公子实在睡的太久了,现在对于他们来说,最渴望的事。莫过于就是慕离醒来吧!

就在她为此感触时,突然听见了脚步声,她以为是南宫羽回来。

转头正想跟他说慕容晚情找他的事,没有想到来人并不是南宫羽,而是夜辞!

她不由蹙起了眉头,“夜辞将军,你怎么来这呢?洛姑娘她……情况还稳定吧!”

夜辞抿了抿唇,最终道,“阿雪……女君陛下醒了!”

“醒了,那太好了!可是为什么你看起来一副心事重重,好像不大高兴的样子?难道洛姑娘她情况并不好?”

想到这,千亦雪忽然着急起来。

“阿雪,你不用太担心,女君陛下没有性命之忧。不过莫桑之死,对她的打击太大,相当于要了她半条命。”

“莫桑,死了?”

千亦雪既震惊又错愕,”他不是已经离开南诏回楚国去了吗?怎么你又说他死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其实莫桑根本没有离开南诏,这不过是他骗女君陛下的而已。”

“那他为什么会死,难道跟洛姑娘解蛊有关?”千亦雪尽可能的猜测。

夜辞点头,“确实是因为这个,不过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你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