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小说: 世子的调皮医妃 作者: 元岚晓云 更新时间:2020-09-16 10:04:00 字数:5211 阅读进度:144/151

袁凯与红玉进门后,先后给傅瓷、雁儿、季十七行了礼后,红玉才稍带犹豫的说道:“主子,我去时王爷已经出城了。999enxue他还让我们明日送您和季公子回金陵竹林。”

傅瓷闻言,一下子就呆在了哪儿。

众人见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还是雁儿率先开的口。

“长姐……”

这一回,傅瓷没哭也没闹。事情的严重性旁人看不透,但傅瓷心里清楚的很。她似乎一下子明白了苍玺的用心良苦。

“明日一早动身”,傅瓷用沙哑的嗓子说道。

听到傅瓷没反对,众人才舒了口气。

“今夜去一趟芙蓉苑,让苏侧妃与我们一同上路”,傅瓷冲着红玉吩咐道。

听到傅瓷这话,季十七与袁凯都不解其意。季十七疑惑的是,从哪儿蹦出来个苏侧妃。袁凯意外的是,傅瓷为何要救苏满霜?

“苏侧妃?”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傅瓷点了点头。袁凯赶忙赔笑说道,“王爷临走之前并没有交代过如何处置苏侧妃。更何况她现在还是戴罪之身。这……”

“本宫想,袁总管心里应该清楚真凶是谁?”傅瓷说这话的时候故意打量着袁凯的神态。与傅瓷目光相对的那一刻,袁凯有那么一丝慌张。这还是他第一次被一个女人瞪得心慌。

莫非,傅瓷已经猜到了真凶?袁凯想着。

他万没想到,他们这位摄政王妃竟然有这样的心思和魄力。看样子,从前真是小瞧她了!原本,袁凯觉得苍玺之所以喜欢傅瓷是因为她这张俊俏的脸蛋和肯为大局着想的魄力。但今日傅瓷这一句话,立刻让他对傅瓷刮目相看。

“王妃说笑了”,袁凯赔笑说道。

傅瓷没再理会他,许是袁凯也觉得无趣,又寒暄了几句之后出了房间门。

红玉又呆了片刻之后也离开了傅瓷的卧房,去了芙蓉苑。

见袁凯与红玉离开后,季十七才问道:“那浑蛋娶了妾?”

傅瓷点了点头,“我做的媒。”

闻言,季十七的眼睛睁得老大,“你、你做的媒?为什么?”

“因为苏满霜的父亲是前朝辅佐高宗的老将军苏佑,他若是想成就帝业、给周义报仇,苏佑的帮忙至为关键”,傅瓷说道。

季十七叹了口气。这两个人怎么那么喜欢为彼此着想?他们这样不累吗?

屋子里异常沉默,最后还是雁儿打破了这寂静。

“长姐,您说过苏侧妃不是个好人,您为何还要助她?”雁儿问道。

“她死了,苏将军很有可能倒戈相向。何况,她腹中还有王爷的血脉”,傅瓷说完咳了两声,雁儿赶紧给她顺气。

季十七听到傅瓷说那个什么侧妃腹中已经有了苍玺的血脉之后,脸一下子就僵了。

他真的很难想象,这段时间傅瓷该受了多少委屈?

“跟我走吧,我们不回金陵、不回竹林,去一个谁都找不到我们的地方,好吗?”季十七问道。

傅瓷听后,冲着雁儿说道:“你出去吧,去收拾收拾明日要带的东西。”

雁儿点了点头出了傅瓷的卧房。雁儿走了之后,傅瓷才说道:“十七,你何苦把心思都花在我身上?”

“因为季十七喜欢你”,季十七毫不犹豫的回答。

因为季十七喜欢你。这话多么耳熟!

听到他这话,两年之前季十七在夕阳下背对着她喊的那一句“季十七喜欢你”好像又在眼前。

傅瓷吸了口气,说道:“十七,我很感谢你为我做的这一切。可是……”

“你不必说了”,季十七打断说道。

傅瓷想出言安慰,但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看着季十七这个模样,傅瓷心里委实不好受。

“好了,你早些休息。明日我们一早就上路”,季十七说着就要起身。

傅瓷应了一声。

季十七走到门口时,突然停住了脚步,故作轻松的说道:“瓷儿,我没别的意思,就像尽力弥补一下这段日子以来你所受得委屈。”

言罢,不等傅瓷回答,季十七就出了房门,还顺带着把门给关很好了。

关上房门的季十七并没有即刻就离开,他在傅瓷的房门前呆坐了许久。

其实,他很想听听傅瓷的答案,但是他心里十分清楚,即便听了也是个否定的答案。与其听一个否定的答案,还不如再骗一骗自己。至少,这样他还有勇气呆在傅瓷的身边保护她、尽自己的全力守护她!

想到此,季十七觉得自己很可笑。

怎么自己就为了这个女人痴情了这么久,这不像他的风格。

季十七这一坐就是好几个时辰。

与此同时,红玉也来到了芙蓉苑。

自打苍玺把苏满霜禁足之后,这院子就变得死气沉沉!

守门的侍卫看到红玉来,没拦着。他们知道,红玉是王爷的心腹,并且只听命于王爷。

进了苏满霜的房间,红玉有种自己走错地方的感觉。

她以前来过苏满霜的寝殿,都是板板整整的。这一次,却让红玉大跌眼镜。衣裳、妆品摆了一地。苏满霜正窝在软塌上,旁边站着个婢女,手里捧着晚膳。看那还没动过的筷子,红玉猜测苏满霜应该是还没用用晚膳。

一个女人邋遢到这个程度,应该是一种怎样的心境?

“你下去吧”,红玉对着站在一旁的婢女说道。

那婢女看了苏满霜一眼,不知道该离开还是该继续守在这儿。

见她不走,红玉接着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害你们侧妃。”

那婢女听到红玉这话,似乎才放下了心,将端着的晚膳放在了桌子上之后跪在了红玉的脚边,说道:“还请红玉姑娘劝劝侧妃,娘娘这一日都没怎么吃东西。就是侧妃的身子受得住,她腹中的小王爷也受不住啊!”

红玉点了点头,对那个小婢女说道:“你下去吧。”

小婢女依依不舍的看了苏满霜一看后,离开了她的卧房。

“侧妃娘娘,您的父亲已经带人入金陵了,王爷也连夜追去了”,红玉说道。

听到这话,苏满霜那死气沉沉的眸子才有了一点儿生气。

“父、父亲,怎么了?”片刻之后,苏满霜才问道。

“苏老爷一直想求王爷赦免您,所以擅自领兵进京了”,红玉解释道。

“进京?”苏满霜问道。

“嗯”,红玉应道,见苏满霜不语,红玉接着说道:“王爷让我等明日护送王妃回金陵,王妃特地让属下来告诉您一声,明日您与我们一起上路。”

闻言,苏满霜的目光才多少有了些平日里带着的神采,“那王爷怎么说?”

红玉没想到苏满霜会如此在意苍玺的反应,但她又不好欺骗苏满霜,遂而说道:“王爷并没有交代。这件事情是王妃做的主,还请您赶紧准备准备。”

苏满霜闻言,大笑起来。红玉觉得那笑容很是凄凉,还有许多无奈。

“王妃?她算什么东西?”,苏满霜说道,“她是想救我然后好向王爷去邀功吗?”

“你”红玉听不得苏满霜这么误解傅瓷,但一想到这人毕竟是苍玺的侧妃,还不能对她动手,虽然说道:“请您说话放尊重一点儿!”

“呵”,苏满霜不满的笑了一声,“她也就是为了我这个肚子,要是我腹中没有王爷的骨血,她傅瓷怎么肯救我?”

被苏满霜这么一说,红玉的火气即刻上来。本就是傅瓷大度,她才能进摄政王府,才能做苍玺的侧妃,没想到她竟然这般的不识抬举。

但眼下的情况最关键的还是让苏满霜与他们一起去金陵,否则真出了什么意外,不是自己能够担待的。想到这儿,红玉接着说道:“您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该想一下小王爷和您的父亲苏将军。”

苏满霜冷呵了一声,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傅瓷心里想的是什么。

“你当我心里不知道傅瓷打的什么算盘?”,苏满霜慵懒的躺在榻上冲着红玉冷笑。

“本宫一旦死了,我爹必定倒戈相向。到时候……”,苏满霜没在说下去,她相信红玉能够明白他的意思。

“所以,您是打算报复王爷了?”红玉问道。

苏满霜从红玉眼睛里读出了阴冷与狠毒,没等苏满霜开口,红玉说道:“您若是不走,属下大可在此就了解了您。反正,也无人知晓”,随后几个字是红玉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看着红玉的神态,苏满霜打了个寒颤,一扫方才的嚣张跋扈。

“你到底走不走?”红玉最后问道。

苏满霜没了方才的傲气,怯生生的问道:“几时动身?”

“公鸡一遍叫晓时”,红玉说完之后就要离开。

“等等”,苏满霜突然喊道。

红玉站在了门后处,但却没有回头,“你还有什么事?”

“青、青苑怎么样了?”苏满霜问道。

“自生自灭”,红玉呵出这四个字之后出了房间,徒留苏满霜一个人在哪儿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想去看一看青苑到底如何了,就算是死,也想让青苑死个体面。

然而,苏满霜没有那份儿勇气。她不想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亲近的两个人为自己受苦,乃至付出生命的代价。

苏满霜深知第一波只为玉龙头而不谋命的杀手是她父亲苏佑派去的。因为,在三日回门的时候,苏满霜偶然路过苏佑书房的时候听见了青苑与她爹爹的对话。苏佑知道玉龙头的作用,也知道这应当是傅瓷的护身符。倘若没有玉龙头护身,苍玺是否能对傅瓷与苏满霜一碗水端平?

苏佑没有害傅瓷的心思,更没有害苍玺的心思。但是,苏佑作为父亲的还是想为自己的女儿挣一挣。

没办法,人性本贪。

红玉离开芙蓉苑后又去了趟梧桐苑。彼时,季十七还坐在傅瓷的门前。看到红玉来此,季十七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而后很小声的说道:“瓷儿睡了,你找她何事?”

红玉摇了摇头,“不放心,来看看。”

季十七应了一声后,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轻声说道:“我先回去了。”

“且慢”,红玉伸手拦了季十七一下。

季十七微微皱眉,“还有何事?”

“能不能聊聊”,红玉说道。

“我们有什么可聊的?”季十七没给她好脸色,说完就要走。

“我知道你心里有王妃”,红玉说道。

季十七站住了脚步,很轻松似的呵了口气,“这好像不是什么秘密?”

言罢,季十七再次要出门。红玉没再分辨,先一步迈到了季十七身前,“与其怄气,倒不如想想怎么才能保护好王妃。”

闻言,季十七没再挣扎。红玉说得对,与其内斗,道不如先想想怎么能把傅瓷平安送到金陵城,还有哪个什么侧妃。

“去院子里说吧”,季十七说道。

红玉应了一声,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了傅瓷的门前。

来到院子里,红玉朝着守卫院子的侍卫摆了摆手。那六个人给红玉行了个礼之后,全都退了出去。

“他们倒是听你的话”,季十七说道。

“我只负责这院子的安全”,红玉回答道。她的意思已经表示的很明显了,苍玺把这么个心腹派下来给傅瓷,足以看出傅瓷在苍玺心中的分量。

季十七不傻,自然能明白这弦外之音,遂而毫不客气的说道:“你这是在为你主子说话?”

红玉笑了两声,“不是。我只是想告诉季公子,王爷对王妃并不差,王妃做的决定也是为了王爷着想。他们的做法可能并不能让别人理解,但是他们在彼此心里都是唯一。”

“你这是何意?”季十七脸上明显有写不悦。

“季公子应当不知道,在这之前王爷曾试图把王妃送到您那儿一次,但是路上出了意外,迫不得已我们重回邱晔”,红玉解释道。

季十七没打断,红玉接着说下去,“当时,王爷曾说或许季公子能给王妃更好的生活。”

“好了!”季十七冲着红玉吼了一声,红玉没再多言,季十七盯着红玉问道:“你为何要告诉我这些?”

“因为替王爷、王妃觉得委屈”,红玉回答道。

“他们两个,本应该是人人羡煞的神仙眷侣。你不知道在玺王府的时候,他们感情有多好!但是,自从四殿下仙逝后,所有事情都变了。王妃心里清楚,王爷一心想为四殿下报仇。在这一点上,王妃从来没拦着过,尽管王爷曾答应王妃要带着她隐居深林、不问世事。”

红玉说着,喉头有些哽咽,季十七没打断,等着她接着说下去。

“别人或许不明白王爷对王妃的爱,但我与苍洱看的清楚。王爷这人,性子太要强。他想在保护好王妃的基础上再给王妃毫无保留的爱情。这一点,任何一个人都比不了。因为,他知道王妃活得不易。先前在国公府的时候,傅国公与当今皇后就对王妃百般为难,后来,寄好公主又因为对王爷一片痴心而算计王妃。她活着,真的不容易”,红玉没再接着说。

“说下去”,季十七主动说道。

“来到邱晔之后,王妃知道了太后与陈秋实老将军给的推举信都是写给苏佑老将军之后,王妃做了个大胆的决定让王爷去苏老将军的幼女”,红玉呵了一口气,眸中带着点儿泪花问道:“很可笑是吧?竟然把自己的男人往外推。但是,王妃知道,如果没有苏老将军的支持,整个摄政王府都只能坐以待毙。王爷与王妃一离开金陵,太后就被周则禁了足。为了避免寄好公主再度帮助王爷,周则竟然不惜把她嫁给年逾六十的胡人首领。季公子有没有想过,周则伤害的这些人,都是王爷或者王妃的亲人?”

季十七没出声。

“我们不在其位,可以不谋其政。但是,他们不行。”

“所以,王爷就把那个女人的肚子搞大了?还对那个女人百般顺从?”季十七问道。

听到季十七提起苏满霜怀孕一事,红玉没什么可为他辩解的。

“侧妃怀孕这件事情,我没法说什么。但是,王爷对她百般顺从是为了把王妃逼到您身边”,红玉见季十七微怔,继续说道:“王爷觉得,王妃跟您在一起会安全。至少不会被周则的人绑去做人质。因为,四殿下就是被大殿下的人绑去做人质最后才死的。”

说到最后,红玉的声音很轻,好像是在讲一个故事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