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

小说: 世子的调皮医妃 作者: 元岚晓云 更新时间:2020-09-23 15:22:31 字数:5174 阅读进度:145/178

苍玺、傅瓷,他们都是戏中人。明明都把对方放在了心尖儿上,却都以爱的名义在彼此伤害。

“我想说的都说了,至于该如何抉择全看您了”,红玉说完这话冲着季十七拱手一揖之后便离开了园子。

季十七一个人站在院子里,红玉的话全在他脑子里回荡。

方才坐在傅瓷门口时,季十七暗下了个决定——他要给袁凯与红玉下些迷药,然后与傅瓷双宿双飞。

但是听了红玉这一席话之后,季十七突然觉得他那双想要与傅瓷双宿双飞的翅膀凭空被折断,甚至还没有一点儿修复能力。

在院子里呆了许久之后,季十七做了个决定——他不能就这么放弃,他不能再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受伤害。

什么权贵、什么名利,全都是过眼云烟。

自此之后,与傅瓷无关,与他季十七也无关!

翌日,公鸡叫了一遍雁儿就去傅瓷的卧房伺候傅瓷洗漱。

昨儿个,红玉故意告诉苏满霜是公鸡一遍叫晓时就走,故而一大早苏满霜就到了梧桐苑的门口。

看着婢女们一个个儿才伺候着傅瓷起床,苏满霜的气就不打一处来。然而,此刻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苏满霜心里不舒服,但还得恭恭敬敬的进屋给傅瓷行个礼作为感谢。

“进去禀报一声,说本宫来给王妃请安”,苏满霜冲着守门的侍卫说道。

侍卫应了一声后,敲了敲房门。雁儿应了一声,问道:“何事?”

“侧妃来给王妃请安,劳烦二小姐问问王妃的意思”,侍卫禀报道。

傅瓷闻言,冲着雁儿摇了摇头。

雁儿会意,放大了声音对着门外喊道:“告诉侧妃娘娘让她在大厅候着吧,长姐没工夫见她。”

雁儿这话不只是说给侍卫听得,还有站在门外的苏满霜和她的小婢女花枝。

听完雁儿的回答,侍卫侧身看向苏满霜,她的脸色比方才又丧气了几分。侍卫拱手一揖,说道:“您也听到了,还是请侧妃娘娘去大厅候着吧。”

苏满霜想上前与侍卫理论,花枝赶忙抓住了苏满霜的衣袖,冲着她摇了摇头,轻声说道:“切莫因小失大啊。”

闻言,苏满霜换了个笑容,“那就劳烦常侍卫告诉王妃一声,侧妃苏氏在大厅等着王妃。”

侍卫领命,冲着苏满霜行了个礼。

半个时辰后,傅瓷洗漱完毕,雁儿扶着为她端上膳食。

看着雁儿前后忙碌,傅瓷握着了雁儿的手,“你如今是我的义妹,本不用操劳这些的。”

“我知道,自从香罗姑姑走了之后,您身边没个可心人。如果我都不万事尽心,长姐的日子岂不是更苦?”雁儿回答道。

傅瓷拍了拍雁儿的手背示意她也坐下来,“委屈你了,等进了金陵城你若是看上了哪家儿郎跟长姐说一声,长姐给你做主。”

听到傅瓷这话,雁儿的耳根有些红,娇嗔道:“长姐说什么呢!”

“姑娘长大了,哪有不嫁人的道理。到时候,我一定给你找一个像王爷一样好的男人给你做夫君”,傅瓷说道。

听到傅瓷说给自己找一个像苍玺一样好的男人,雁儿终于把到了嘴边的话问出了口,“长姐不讨厌王爷?”

“讨厌”,傅瓷说道,继而又补充了一句,“他讨厌就讨厌在做事不留情。”

雁儿不理解傅瓷说的什么,但也不好开口过问。

用过早膳之后,雁儿与傅瓷一同去了大厅。

苏满霜正手托着香腮倚在桌案上打盹儿。花枝看到两人进来,赶紧晃醒了苏满霜,“侧妃,王妃娘娘来了。”

花枝的声音很小,还透着些惊恐。不知苏满霜是故意的还是真的睡的熟,花枝喊了几声后,竟然没有一点儿要醒来的意思。

“娘娘!娘娘……”,花枝接着喊道。

傅瓷看到苏满霜双目紧闭,傅瓷用略带喑哑的嗓子说道:“侧妃若是误了启程的时辰,你们可要多多照顾好她。”

花枝听后,赶紧用力晃了苏满霜两下子,苏满霜就坡下驴的睁开了双目,继而打了个哈切后才假意看到了傅瓷一般,“哟,妹妹不知道姐姐来了,未曾远迎还请姐姐恕罪。”苏满霜说着也不给傅瓷行礼,见傅瓷看着她,苏满霜开口辩解道:“妹妹身怀有孕,还请姐姐恕妹妹不能行大礼之罪。”

傅瓷扯出了个微笑,冲着苏满霜说道:“本宫还当真不知道何时多了苏侧妃这位妹妹”,傅瓷说完这话后打量着苏满霜的神情有些难看,遂而乘胜追击般的说道:“本宫的父亲,当朝国公,给本宫留下了个亲妹妹正是当今皇后。另一位妹妹是本宫父亲的义女也就是我身边这位主儿。苏侧妃所说的是——?”

傅瓷故意停顿,苏满霜见傅瓷只诚信给她难堪故而屈膝给傅瓷行了个礼,“臣妾苏氏给王妃请安。”

“免礼”,傅瓷开口说道。

苏满霜平身之后,苏满霜目光好不躲闪的与傅瓷相对,“臣妾还有一桩事情不明,还请王妃赐教。”

闻言,傅瓷冲着身边的人摆了摆手,示意她们都下去。苏满霜也冲着花枝使了个眼色,花枝会意给傅瓷行了个礼之后退出了房间。

“说吧”,傅瓷说道。

“为什么救我?”苏满霜毫不避讳的问道。尽管她心里有个答案,但是她还是想听听傅瓷口中的答案。

傅瓷没直接回答,反问道:“你觉得呢?”

“因为我父亲是前朝将军?还是因为我腹中有王爷的骨血?”苏满霜问道。

傅瓷冲着她笑了笑,“你也没本宫想的那么笨嘛!”

听傅瓷这么说,苏满霜有点儿心慌,急忙问道:“什么意思?”

“你为苏佑老将军顶罪是想王爷误判了你,日后好看在这件事情上对你留些情面吧?”傅瓷问道。

听她一语,苏满霜往后跌了一步。

“你、你胡说!”苏满霜冲着傅瓷吼道。

傅瓷冲着苏满霜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靠近苏满霜耳边说道:“先别急着发火,这件事情王爷还不知道呢!你要是想让王爷知道,本宫倒是可以帮你一把!”

“你、你……你到底想干什么?”苏满霜瞪着傅瓷问道,她的眼神里有些心虚。

“不想干什么,就是想跟侧妃达成个约定。你若是肯,这件事情本宫就当烂在了肚子里”,傅瓷说道。

苏满霜想反驳,但是奈何傅瓷真的抓住了她的小把柄。想到此,苏满霜干脆学乖了,给傅瓷行了个礼之后说道:“王妃请讲。”

傅瓷笑了笑,“侧妃是个聪明人,本宫也就直言了。”

苏满霜应了一声,傅瓷围着她走了两圈后,站在了她的侧面,说道:“生下孩子之后离开王爷。”

“什么?”苏满霜被傅瓷这一句话吓到了,缓了好半天才说道:“这不可能!我的孩子,我还要看着他长大!”

傅瓷对苏满霜这话嗤之以鼻,“那你倒是可以先试试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

傅瓷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很轻,却让苏满霜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你、你什么意思?”苏满霜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在打颤。

“王爷似乎并没有说如何处置苏侧妃吧?本宫若是权当没你这个人,你死在了邱晔城恐怕也无人问津!”傅瓷说道。

苏满霜被傅瓷这话吓得一时没了主意,连忙往后退,直到她靠到墙上之后才多多少少有了些安全感,继而冲着傅瓷吼道:“我若是死了,我爹断然不会再帮助王爷!王妃也不想到鱼死网破的境地吧?”

傅瓷轻蔑的笑了一声,“有人想毁掉玉龙头,你觉得王爷回允许这样的人存在吗?飞鸟尽、良弓藏。这样的道理,苏侧妃从小听戏,应该不会不懂吧?”

苏满霜啊的一声尖叫了起来,稍微冷静之后才问道:“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本宫只想让你离开王爷”,傅瓷说道,看着苏满霜的神情,傅瓷接着说道:“倘若你愿意,本宫倒是可以保你父亲一命。”

“不会!父亲身后有苏家军,王爷忌惮着父亲手里的兵权!”苏满霜再次试图挣扎。

闻言,傅瓷从袖子掏出一块玉石戴在了食指上,然后颇为欣赏的打量着自己的手指,“苏侧妃该不会不认得本宫手上这块玉石吧?”

“玉、玉龙头?”苏满霜猜测道。

傅瓷点了点头,“本宫能给你的时间不多,苏侧妃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说完这话,傅瓷坐在了椅子上,等着苏满霜给一个答案。她看着苏满霜那副惊恐与难以置信的神情,愈发觉得有意思。这就好像你抓住了一只老鼠,你给了些许逃走的希望之后,接着又把它给抓了回来。

约么着一盏茶的功夫,苏满霜从地上起来,故作轻松般的吐出了三个字:“我愿意。”

得了到苏满霜的答案,傅瓷就要离开大厅。

“等等”,苏满霜赶紧喊住了傅瓷。

傅瓷回头,嘴角带着轻蔑的笑。眼下,苏满霜在她眼里跟一只蝼蚁没什么区别。

“还有何事?”傅瓷问道。

“青苑,我想救青苑的性命。还请王妃指条明路”,说着,苏满霜跪在地上给傅瓷行了个礼。

傅瓷围着苏满霜绕了一圈,蹲在苏满霜身前,“你凭什么觉得我会救她?”

苏满霜深知,自己已经没有什么筹码让傅瓷救青苑一命了,遂而又给傅瓷磕了个头,“还请王妃发发善心。”

“善心?”傅瓷站起身来,颇为自嘲的说道,“先前,就是本宫太有善心,才导致香罗姑姑葬身火海。这笔账,本宫还没与侧妃算已经是大度,你竟然还能说出让我赦免青苑的话来。”说着,傅瓷忍不住冷笑了两声。

“你到底想如何?王爷并没有下令杀她!”苏满霜冲着傅瓷喊道。

傅瓷再次在苏满霜面前蹲下身,捏着她的下巴说道:“本宫想看着她受尽刑罚还不能死”,说着,傅瓷把苏满霜的下巴往旁边一推,站起身来说道:“你放心,本宫已经派人去了牢房,让他们多多关照青苑。”

苏满霜还欲开口辩解,傅瓷先她一步说道,“你放心,害本宫的人,本宫一个都不会放过。”

听着傅瓷这话,苏满霜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她不害怕傅瓷歇斯底里的骂她一顿,因为经常歇斯底里的女人通常是没有什么本事的。怕就怕傅瓷这种,明明受了伤,还能够像讲笑话一样云淡风轻的说这件事。

这样的人,最可怕!

但是,一想到还在受苦的青苑,苏满霜心中不忍,遂而向傅瓷哭喊道:“王妃,她毕竟是看着我长大的乳母。青苑姑姑待臣妾如亲生母亲一般,还请王妃看在王爷、子文还有臣妾腹中孩子的薄面上饶他一命。”

听到苏满霜提起苏子文,傅瓷的气就不打一出来。

“本宫倒是希望,子文没有你这样的姨母”,傅瓷说道。

“娘娘——”苏满霜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听到苏满霜这声叫,傅瓷心里的火气更大了,直接指着她的鼻子气愤说道:“青苑伺候了你长到这么大,那香罗姑姑呢?她跟了我祖母仇夫人一辈子,到老没享福也就罢了,竟然葬身火海!”

傅瓷的讲述让苏满霜多少有点感同身受。香罗对于傅瓷而言,好比青苑于她。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说完这话之后,傅瓷不再理会苏满霜径直出了大厅的门。

雁儿、袁凯、红玉还有花枝都站在院子里,见傅瓷出来几个人都围了上去。

“都准备好了”袁凯说道。

傅瓷应了一声,“准备启程吧。”

袁凯与红玉答应着,见花枝面带惶恐的低着头,傅瓷冲她笑了笑,“你还是进去看看她吧,她一个人怕是出不来了。”

闻言,花枝赶紧给傅瓷行了个礼一路小跑着进了大厅。

见花枝进屋之后,红玉才问道:“里面,怎么了?”

傅瓷笑了笑,“跟她要回本该是我的东西罢了。”

红玉不明白傅瓷在说什么,却也没有再询问。

花枝进了大厅,看到苏满霜正窝在椅子上痛哭后急忙跑到她身旁,唤道:“侧妃、侧妃?”

见苏满霜抬起了眼眸,花枝问道:“您这是怎么了?王妃都跟您说了些什么?”

听见花枝这么一问,苏满霜心里更加觉得委屈,眼泪一下子就溢出了眼眶,“她,她让我生下孩子后离开王爷。”

听到苏满霜这话,花枝吓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傅瓷这是想干什么?

“您、您答应了?”花枝问道。

“我不答应,难道我们在这儿坐以待毙?”苏满霜反问道。

她的声音里透着绝望,好像坠入冰窟一般。

“那、那王妃娘娘同意赦免青苑姑姑了吗?”花枝问道。

苏满霜冷笑了一声,没有言语。花枝看着苏满霜这副样子,不敢多问。眼前的这女人,就像是刚被人从死人堆里扒出来一样,一点儿生气也没有。要不是那间或一转的眼珠子,花枝还真不觉得她是个活人。

尽管,花枝觉得苏满霜今日所受都是她自己平日里造下的孽。但是,苏满霜终归还是她的主子,言语里也不好过分说她什么不是。

“奴婢知道娘娘已经尽力了,咱们走吧,昂”,花枝安慰道,说着就要伸手去扶苏满霜起身。

苏满霜试图接着花枝的力气起来。然而,字地上呆坐久了,她的腿脚都已经麻了,一个没站稳就要倒在地上。好在,花枝是个伶俐的丫头,赶紧扶稳了她。

“娘娘,您就算心疼青苑姑姑也该仔细着些您自己的身子”,花枝说道。

苏满霜没出声,任由着花枝扶着她出了大厅的门。

苏满霜出来的时候,马车都已经套好。傅瓷、雁儿、季十七在一辆马车里,由红玉赶车;另一辆小马车是给苏满霜准备的,由袁凯驱赶。

这辆小马车原本是袁凯给季十七准备的,毕竟男女授受不亲。然而,季十七一来到这院子里,就认定了那辆大马车是给他、傅瓷、雁儿准备的,袁凯委婉的提过。季十七却以傅瓷有病在身,需要他时时照料为由率先上了马车。袁凯还想阻拦,傅瓷却冲着他摆了摆手示意作罢。

见傅瓷都点头了,袁凯自然没有什么好说得,只得伺候这傅瓷上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