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术士

小说: 殊途:异目 作者: 零时空 更新时间:2020-05-23 07:29:27 字数:5203 阅读进度:20/20

活在世上,我们摸透家人,摸透朋友,摸透上司,摸透商业利益关系者,长辈摸透晚辈,晚辈摸透长辈,甚至连一个过路的神色忧伤的陌生人,都可以揣摩出三分事实。

人唯独没有摸透的即是他们自己。

然而人活着的意义,不是了解别人。死掉,没法把别人一起带到鬼门,了解别人显然只是为养活这一凡胎肉体而已。我们活着的意义,就是认知自己。就算,穷其一生。

自己是通过别人看的。

在这时,天气已转冷;而且学期末测验已经结束。

这一切都表明,腊月十五已经到了。这意味着什么,寒假。

楚江琀手插着大衣口袋,埋头在行人稀少的人行道上走。在刮脸的寒风中,将脸藏在羽绒帽子里的楚江琀就像是一个避世而居的人。然而事实也是如此。他所经历的一切事情,都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这也导致他与无法经历这类事情的人格格不入。

尤其是柳陌唯消失以后。

他连自己是谁都很迷茫。

寒风继续变大,他把头缩得更紧了。

……

“as,”墨馨砚向着房间里面叫着,“在吗,as?”

这是个让人惊叹的房间。这里面摆满了画板支架以及画板,画板上有的是已完成的作品,有的则是未完成。柜子里摆满了各种绘图工具云形尺,蜡笔,颜料,粉刷……as的私人小房间,竟然是像一个艺术家的工作室。

不过,墨馨砚在里面看到的可不是一个黑衣少年。

那是一个身着百衲衣,外披一件袈裟的和尚,他光溜溜的后脑勺对着墨馨砚。墨馨砚就问他

“as在哪儿?”

和尚转过头,然而那景象却将墨馨砚吓住了

老和尚那张脸——或许那不是脸,没有一块完整的肉,有的地方露出了血管,露出白色的骨头;甚至有的地方已经腐烂,他的眼球干涩布满血丝,嘴唇发紫,认得那张脸,就像是一具尸体的脸。

“那个黑衣的施主啊……”和商疯狂地笑了起来,“他,他已经被我咬死了哈哈哈!”

“什么!”墨馨砚吓得后退一步。和尚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到了墨馨砚面前。

墨馨砚从背后抽出一支巨大的棍子,一端有许多粘在一起的毛,尖端是黑色——那是一支毛笔。

“呃哈哈哈哈……”和尚瞪大了眼,露出缝里沾着血的牙,“这么厉害的器灵!把你吃掉真是太可惜了!呵呵呵……”

墨馨砚听到这话,有些搞不明白,但还是把握在手中的毛笔放下。

肩膀……有点痛。

此时,和尚不知什么时候扑了上来,像僵尸一样死死咬住了她的肩膀。

墨馨砚全身上下竟动弹不得,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同时她感到头脑有点发晕。

“你……到底是谁……”墨馨砚趁着最后的意识问道。

“我,我叫佛尸,啊哈哈哈!”

佛尸咬到的地方,黑色从她身上蔓延开来。当黑色遍及全身,黑色从她嘴中进去了。墨馨砚倒了下去。

“器灵!……比生灵美味呢!”佛尸从袈裟中渗出长满疣的双手,那指甲都已经裂开来。他拿一只手擦了擦下巴,“真想把她啊呜啊呜吃了,啊哈哈哈……”

佛尸丢下了墨馨砚,向前跑着,撞破窗户,跳下了楼。

这里是四楼。佛尸双脚落地时,竟安然无恙,反而水泥地上出现了裂痕。他又一跃而起,跃上了三层楼。他极目远眺,将目光瞄准了——

街道。

“通灵者!阳气这么旺还!呃呵呵!这是一碗就在眼前的麻辣烫!我已经开始想象他的美味了!”

楚江琀好端端地在路上走着。但就在这时,自己突然就向前倒了下去。因为,他的背上压了一个人。

“噢,你以为我会把你当做柳陌唯?别做梦了!”楚江琀被压在下面,很恼火地说。同时,一圈冲击波从他身上开始扩散开来,这个冲击波吓坏了过路的人,也震走了他背后的人。

那个人滚了几圈,但很快又立了起来。他身着百衲衣,外披一件袈裟,脸残破不堪——佛尸。

“噫!恶心!”楚江琀露出厌恶的神色,下意识的从口袋中拿出桃木。但很快,他意识到这没有用——

佛尸同时出现在他的两眼中。

就趁着这个失误,佛尸以可怕的速度冲到楚江琀面前,大喊道

“大快朵颐!”

楚江琀迅速作出反应他向上一跃。虽然目前还没力量增强咒附在他身上,但是这一跃足以闪避了。在空中的时间,楚江琀在手上画完了咒符,就差咒语没念。

落地时,他踩到佛尸身上,唯恐佛尸起来。

“此肉凡胎,羸弱不能。赐吾使命,以驱妖邪。洪荒之力(笑,这是一个梗),保命护身,急急如律令!”

力量住满了楚江琀全身。

“我们认识吗?”楚江琀有了勇气,问佛尸。

“可我认识你!哈哈哈!”佛尸笑道,“你是我看中已久的美味!我想尝尝看阳气的味道!”

楚江琀脸色一变,

“什么?”

他放弃了困住佛尸的计划,他赶紧躲开——

“嘭!”

佛尸背朝墙壁用力撞了下去,墙倒掉了。要不是楚江琀及时躲闪,他估计被撞得七窍流血,就算不被撞死,那种重压下也会肝胆俱裂。

“我只是个学生,”楚江琀说道,“你是个生灵,我不想跟你打!”

“小羊崽子也不想跟狼打!”佛尸直起身,“食物也不会和贪吃的人打!哈哈哈!”

楚江琀心里没了底,就算对方是生灵,现在他并不知自己和他究竟谁强谁弱,没准和自己一样身上有阴咒。

佛尸把眼眶大的恐怖的眼睛望向楚江琀,楚江琀用左眼看到看到两只似乎是亡灵的东西从他眼中射出,楚江琀无处可躲,身体被其中一只亡灵穿过。

“什么?身体动不了!”楚江琀叫不好,他的内心开始感到一股莫名的恐惧,这一定是刚刚那场攻击的效果。

佛尸用那机械的酷似僵尸的动作,走向楚江琀,伴随着得意的笑声。

“大胆妖孽,但敢在光天大日下横行!”

几乎在那一刹那,佛尸的前胸出现了一枚刺。佛尸应声向前倒下,刺又被顶了出来。楚江琀这才发现,那是一柄短剑。

楚江琀的身体,在这时可以动了。他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正要触摸那柄短剑,那柄短剑却在他碰到之前自己飞了出去,到了另一个人的手上。

他戴着顶房屋形状的帽子,帽上两条带子随风摆动,穿的那件衣服袖子很阔,领子在颈前形成一个“y”字型,腹部的位置画着一个太极。他从头到尾的服饰都是黑色

楚江琀认得那样的服饰,那是十分经典的道士服。

“诶?我还以为是陈昊呢……”楚江琀想,竟还有人有除灵的能力,这至少说明自己如果和那人交朋友,至少可以多一个帮手。

“嗨,那个……”楚江琀正要去搭讪,想不到那道士将短剑向自己飞来,速度之快根本躲不开。

但是短剑只是轻轻画起了气流,略过了楚江琀的肩膀,同时他听到背后“啊”的一声惨叫。

原来,刚刚要挣扎着起来,想偷偷袭击楚江琀的佛尸,又被短剑刺死了。

道士一言不发地走了过来,走到楚江琀背后,楚江琀刚刚差点被短剑刺中,现在还惊魂未定。他表情僵硬地转过头,道士拔起短剑,安回腰上。同时也从袖间掏出一小瓶棕色粉末,打开,均匀地撒到佛尸身上。佛尸身体开始抽搐,但不久就不抽搐了,因为那尸体的皮肉全部无影无踪,只剩下黑色的骨头和破烂的佛衣。

“这是……”楚江琀问。

“桃木磨成粉。”道士站起身,手一挥,道士服收了回去,剩下平常人的衣服,黑色大衣和棉裤。那是一个青年男人,下巴和鼻下都很干净,眉目清秀,看起来也不过比自己年长两岁,只是楚江琀似乎在哪里见到过,却就是想不起来……

“你还要在那里站多久?”道士回过头问楚江琀。

“我又没什么要去的地方。”

“你必须跟我来。”

“凭什么,你只是救了我一命。”

“因为你现在面临着危险,我可以带你去避风港。”

楚江琀不知要不要相信这个陌生人。看那人的神色,看不出什么心思,那个人的语言也很清楚直接,似乎没有什么隐瞒。不过……

任何人都会有所隐瞒,有时他们身为骗子,同时身为演员,他们可以摆出一副真诚的表现蒙蔽你的双眼,楚江琀又不是没遇到过这样的人。

“我有危险,关,你,毛,事!”楚江琀拒绝道。

道士也很果断,他手碰了碰腰上的短剑。

楚江琀额上沁出了汗,他知道自己打不过他,就算逃,他那东西似乎也可以变成远程武器。

在楚江琀犹豫的同时,他没料到道士一手背着身后,拿着一柱点燃的香。白色的烟雾扩散在空中,扩散到楚江琀的鼻孔中,他浑然不觉。他思量到一半,顿觉浑身乏力。他还以为是阴咒的副作用。想不到,他神智模糊,倒在地上睡着了。

道士把楚江琀扛到肩上,走到某处地方。他脚底下显现出一个符文阵,符文阵发出光亮包裹住他们,将他们传送离开。

佛尸的骸骨没有清除。刚刚被咬死的墨馨砚,现在却出现在那具骸骨面前,她蹲下身,看着这具骸骨,

“咬到刺了吧,贪吃鬼……”

墨馨砚眼神没有一丝光亮,她的眼中显现出黑色。

……

“咝——”楚江琀摸了摸自己的头,不禁疼得皱起眉头。

他不知怎么来到了这个地方,四周黑漆漆的,两面墙壁上分别有两扇门,一扇铁门,一扇木门,其他什么都没有,就算有,在这黑暗之中也难以看到。

楚江琀走到铁门前,看到有一个只能把手伸出去的小口,小口另一端有一丝微弱的亮光。楚江琀带了表,他看了一下时间,下午两点三十一分,还是白天,那亮光有可能是来自外界的。

他先是试着去拉铁门的门把手,打不开。之后他又去试了一下那扇木门,“啪嗒”,门竟开了,另一端还是一个黑漆漆的房间,面前地板上侧躺着一个少女。

楚江琀别的不用认,她头上的发绳上有两枚羽翼形状的绿叶。楚江琀凭这点就认定她正是他现在不想见的人。他又“啪嗒”一下把门关上。

“诶?谁啊?”柳陌唯似乎是注意到了开关门声,她在门背后问着。楚江琀听到了,他发现门上有闩,二话不说拉上门闩。

“有人吗?”柳陌唯问。

楚江琀为了打消她的怀疑,将声音作得尖细

“我,我不知怎么回事被抓到这里来了,我好害怕!”

“呐,不要怕,我也是被抓到这里来的,”柳陌唯安慰道,“我有个喜欢的男生,他说,唯一要害怕的就是害怕本身。”

楚江琀心中一动,但这并没有让他妥协。他问道

“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呢?”

“我啊?我……”柳陌唯支吾了一下,“我就在超市采购生活用品时来到这个地方,然后我晕倒了,然后我就在这里醒来了……你能把门打开吗?”

楚江琀装作没听明白,

“那扇铁门我开过了,打不开。”

“我说这扇木门。”

“啊?”楚江琀作样子地震了几下木门,然后泄气的回答,“打不开……”

“明明刚刚还能打开的呢……”柳陌唯说着,也试着在那边摇了几下木门。当然,在这边被楚江琀锁住,那边自然无法打开。

“怎么办呢?”楚江琀问。

“你这边还有一扇铁门吧?”

“嗯。”

“你能看看外面的情况吗?”

楚江琀想,铁门上有个小口,通过口子应该能看到些什么。也对,这或许能得到些出去的线索。

楚江琀站起来,走到铁门前,将眼睛对准那个口。

他看到又一扇开着的门,门里是有一个房间,房间有窗户,窗外,似乎是一片树林。

楚江琀走到木门前坐下,如实把情况告诉柳陌唯。他说道,

“那个窗户没准可以出去!”

“但,要先从铁门出去呢……”柳陌唯的一句话,又扑灭了楚江琀的希望。

“呐,你叫什么名字?”柳陌唯问。楚江琀一时编不出合适的名字来,搪塞道,

“我是知名人物,真名还没有透露呢!还有,知道名字对出去有什么用吗?”

“知名人物?那我就叫你知名人物喽?我叫柳陌唯,不过,你也得给我起一个不是真名的称呼。”

“啊?为什么?”

“因为你从前一直是叫我全名的啊?”

“啊?从前,是……”

“好别扭的声音哦,江琀。”柳陌唯发出了悦耳的笑声。

“原来你知道是我啊?”楚江琀回归了正常声音,但这并不是如他所预料那样发展。

“如果你不想的话,这扇门随你关着也可以……”柳陌唯说道。这反而让楚江琀觉得,自己做了一件错事,“你看到我时,你注意到了我的存在,那时我是以亡灵的状态躺在那儿的。凭这一点我认为是你。”

“对不起,柳陌唯,我……”

“在这之前,你先要给我一个称呼。”

“这种关头……”

“称呼!”

“好吧,陌唯,行了吧?”

“不行!这种称呼法是我对你专属的,你要再造一个。”

“小……唯。”楚江琀红着脸叫出了这个称呼。

“在这里哦!”柳陌唯靠在门上,“一直在这里,和江琀……”

“啪嗒!”门是朝楚江琀这里开的,柳陌唯没了倚托物,肩膀掉到楚江琀肩上。

“柳陌唯……”

“咳!”

“……小唯,我一直想问,你是怎么……”楚江琀本来想说“死”这个字,办不到。

“我是为了救一个人死掉的哦,为了给他还魂……”

“诶?我吗?这么说……”

柳陌唯将头也靠在楚江琀的肩膀上,她的身体,楚江琀现在只能用左眼看见,

“不,是另一个人……先不聊这事了,我其实……并不是因为去超市而被抓到这里来的。”

“是吗?”

柳陌唯开始讲述起她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