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大赚而归 (2更)

小说: 旺门小农女 作者: 西青先生 更新时间:2020-03-26 06:34:08 字数:5452 阅读进度:81/91

云莞带着桃花,拿上绣品,便往绣坊里去。

西街上刚好有一家布庄,掌柜的姓赵,云莞带着桃花,进的第一家便是赵记布庄。

小心收藏的绣品徐徐在赵掌柜的面前展开,当那一幅百蝶戏花图彻底展现在赵掌柜的面前,便是年过五旬的老掌柜,此刻也被这幅刺绣惊艳到了。

云莞将赵掌柜的神色看在眼里,笑问:“赵掌柜觉得如何?”

赵掌柜神色略为激动,但很快反应过来,略微矜持了一些:“姑娘,这绣品何处得来?”

“这是我家姐姐的手艺。”云莞看了看桃花,道。

赵掌柜惊讶地看了一眼站在云莞身后,并不显眼的桃花,似乎诧异于这小小年纪的姑娘竟也有这样的手艺。

便是他布庄里的老绣娘都未必能绣出这样的绣品,上边光是刺绣工艺,便不少于七八种。

“想不到姑娘小小年纪,竟然也有这样的手艺。”

云莞道:“我便知道,赵掌柜是个识货的,您便说,我姐姐这幅绣品,您收不收,能否开个价钱?”

桃花也殷切地看着赵掌柜。

赵掌柜看了看绣品,又看了看云莞,脸上有些为难:“姑娘,你这绣品好是好,只是……我买不了啊。”

“为何?”

赵掌柜摸了摸绣品,显然很是爱惜,但眼里又充满了遗憾,摇头叹气道:“论绣工,这手艺,我敢说,太平镇上没有几人能做出来,只是,你这布料实在不太行,若说这绣工值二三十两银子,你这布料,连一两银子都不值,你若是卖给我,你说说,我该怎么卖出去?”

桃花原本还非常期待,听到前半句面上也是兴奋的,只是听到最后一句,脸便垮了下来。

“这……这是我家能拿出来的,最好的布料了。”桃花赧然,没有办法,这布料,还是娘说了日后准备给她做嫁妆用的,她劝说了许久娘才同意拿出来让她做刺绣。

云莞抿了抿唇,手指搓了搓那布料,确实无法反驳赵掌柜的话,这布料确实不好。

赵掌柜接着道:“况且,就算我能买,我也买不了,我这店啊,打算盘出去咯,即便是上好的布料,我也不打算买下。”

“您要卖店?”云莞诧异。

“嘿嘿。”赵掌柜笑道:“要卖咯,我辛苦了半辈子,好不容易有了个孙儿,要跟老伴回乡去咯,这店铺,正打算盘出去呢,姑娘我跟你说实话,你这手艺,是好得没话说,比我布庄里的绣娘都好,只是,用料实在不行,这样好的手艺,穷人它也用不上,不识货,咱都是卖给富人,但富人的用料,谁会用这样的布料?您说是不是?”

“那您看,我幅绣品,是当真卖不出去?”

“那倒也未必。”赵掌柜捋着胡须道:“你去别家秀坊布庄试试,兴许别家掌柜有门路卖出去呢。”

云莞谢过赵掌柜之后,便毫不迟疑地拉了桃花出去。

桃花的期待和兴奋落了一大把:“阿莞,是不是没法卖出去了?”

云莞笑道:“桃花姐姐,先别急,去别家试试再说,兴许有人愿意买下呢。”

桃花苦恼道:“这是我家能拿出来的最好的布料,是我娘说留给我……”

说到这里,桃花面色微红,云莞稍一细想,便知桃花想说什么。

她抿唇笑道:“做生意便是这样,总有识货的人,这布料不是上乘的做衣裳的,但这样画一样漂亮的绣品,谁说就一定要拿来做衣裳呢。”

“阿莞,什么意思?”布料除了做衣裳,还能做别的么?

云莞笑了笑,“多去试试两家吧。”

一连跑了两家绣坊布庄,最后都没有人愿意买,虽然惊艳于这份手艺,但却对质量不太好的底料频频摇头。

最后一家秀坊,掌柜的倒是愿意买下来,只是出价太低了。

“五百文钱?”云莞笑了,“掌柜的,便是这底料不是上乘的,五百文钱的价钱,也实在不太厚道啊。”

“那没有办法。”掌柜的笑得堆了满脸的皱纹:“你这布料实在不行,身份尊贵的哪家小姐愿意买你这样的布料回去做衣裳。”

“谁说便一定要做衣裳,这样画一样的绣品,装裱起来挂在墙上,也别有一番风趣。”

“挂画?”掌柜的如同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好好的画不挂,谁挂绣品?”

五百文钱对于云莞来说,太浪费桃花时间于精力,这个价钱,还不如不卖。

这布料虽不是上乘的,但也不是最次品的,这样一块布,在布庄里买来,都需要花上两百文钱了,加上这样精美的绣工竟然才给五百文钱,实在是对不起桃花的手艺。

她经历过最好的时代,这样的作品,至少能卖五两银子。

但对于桃花来说,五百文钱已经很多了,说是家里救命的钱也不为过,能不少时候的家用了。

云莞抿唇不语,回头看桃花,她觉得不该这样卖出去,但拿主意的,还是桃花。

掌柜的方才了解了一些情况,道:“这位桃花姑娘的手艺,确实是好,这绣品,我断是给不了大价钱的,你去问遍太平镇的绣坊布庄,也没人愿意出高价,不过,我这秀坊还缺绣娘,看姑娘的手艺,不如来我这秀坊做绣娘如何?”

桃花愣住了,而后很快几乎否定了:“不行的,目前我需留在家中,无人照顾我爹。”

“你若来,我每月给你一两银子。”

一两银子,比这块绣品还贵,桃花是心动的,但……想起家里还需照顾的爹和年纪大了的奶奶,以及,阿莞说的自己这门手艺这样值钱,如今只是因为布料不太好,便不好卖出去,她凝眉沉思一瞬,最后张了张嘴,还是摇头拒绝了。

云莞也沉默了。

桃花道:“我……掌柜的,您不能多给些银子么,五百文钱,实在太少了……”

掌柜的轻蔑地看了一眼桃花,正待拒绝,话还没有出口,便见门口一暗,来了客人:“掌柜的,我家小姐半月前定的衣裳可做好了?”

云莞下意识闻声看过去,便见陈静姝带着丫鬟从店外走进来。

掌柜脸色一变,赶紧迎上去:“哟,陈小姐,做好了做好了,您若是不来,我正想着着人去岳山书院说一声呢。”

陈静姝含笑带着丫鬟走进来,见到云莞,愣了一下,显然是对云莞有些印象,对她含笑点了一下头。

云莞也点头示意。

陈静姝眼波一转,便见到桌上放着的百蝶戏花图,不由得惊讶:“好精致的绣品。”

言罢忍不住走过来,纤纤细手在绣品上摸了摸:“这是店里的卖品呢?”

掌柜的一看陈静姝对着绣品感兴趣,正想说这是店里打算买进来的,云莞却先开口了:“陈小姐好眼力,这是我姐姐的绣品,正拿出来看看有没有买家呢。”

陈静姝一愣:“尚未卖出去?”

云莞点头,瞧见了陈静姝眼里的喜爱之色,“陈小姐可有兴趣买下?”

陈静姝读的是诗书礼仪,跟别的同龄姑娘不一样的是,她自小无母,跟着陈夫子长大,陈夫子教了她诗书礼仪,但却不教她女儿家的刺绣之类的手艺,加上她自小身体不好,自然也没有心思去学习这些,而她本人颇工画艺,从另一种角度而言,便十分会欣赏这些绣品,当下见到这样精致漂亮的绣品,便有些移不开眼了。

“是喜欢的。”陈静姝轻轻抚摸着手里的绣品,神色温和地看向云莞和桃花:“若是尚无买主,卖给我如何?”

云莞和桃花看了一眼,只见桃花眼里又重新燃起了希望,云莞道:“自然可以,不过,我姐姐手艺绝无仅有,虽然布料不是上品,但价格却不低,只看陈小姐能否接受。”

“价钱的事好说。”陈静姝笑道:“这样好的手艺,合该卖个好价钱,我出十两银子可好?”

云莞愣了一下,没想到陈静姝是这样识货的人,她原本给的低价是五两银子,再高大约只能再提一二两,没想到她一开口便是十两银子,不由得笑了,看向桃花。

桃花更是没想到能卖出这样的好价钱,当下更是心中激动:“这……”

陈静姝歪了歪头,“少了么?”

桃花赶紧道:“不少不少,小姐若是喜欢,我,我愿意卖出去,我,我觉得有些多了。”说到最后,桃花赧然,声音越发小。

陈静姝温和笑道:“手艺无价,这样好的手艺,合该有个值得的价钱,才不辜负了主人的一片心思。”

桃花眼眶微热,“多谢陈小姐。”

陈静姝的丫鬟却不以为然,小声提醒道:“小姐,这样的布料,十两银子太多了。”

陈静姝笑道:“不多,这样的绣品,卖的是手艺,刚好暖阁缺了一幅挂画,回去修整一番,让工匠细心装裱了,挂起来也不失风趣,值得,包起来吧。”

丫鬟虽觉得不值得,但也没阻挡陈静姝,只乖乖交了钱,看得绣坊的掌柜一阵肉痛,早知刚才便早些买下这个绣品,没准还能再出个高价呢。

云莞却不多理会掌柜肉痛的神色,领了钱,带着桃花离开了,离开之前,回头看了一眼陈静姝,只见她正在看一匹新来的布料,仍是一派知书达理的温和模样。

桃花得了十两银子,大喜过望,半天没有缓过来。

云莞将她带回了人间至味,提醒道:“桃花姐姐这次是吃了布料不好的亏,你绣艺这样好,镇上的绣坊都夸赞你,既然你家中情况暂时不许你来绣坊做工,不如买一些上乘的布料回去,一边照顾你爹,一边在家刺绣,届时卖出去,可能比你在绣坊干活一月的收获还多呢,两全其美不更好?”

桃花一听,便笑道:“阿莞,你说得对,还是你会想,我待会便去看看,哎不行,我不太识货,你有没有时间,陪我去买些布料,我明日开始,便做绣活。”

云莞笑了笑,“自然可以。”

这一天,上林村的桃花,一幅绣品卖出了大价钱的事情,在上林村不胫而走,桃花到底还是不漏财的,只传出了她的绣品能卖出五两高价。

五两银子,对于上林村的村民而言,已足够多,村里几个跟桃花一样有刺绣手艺的姑娘、婆娘都忍不住蠢蠢欲动,想做些绣活拿去卖,两三天里,便不少人去桃花家里问情况。

转眼间,二月悄然而去,草长莺飞的三月到来。

年前,顾庭给云莞拉来的一千坛千山酿订单,经二次发酵,已经装坛封好,一坛一坛地运上了车子。

一队长长的车队,从山洞酒窖,排了好几丈远,一坛一坛密封的千山酿被装上了车子,田间地头锄地干活的村民都看见了。

顾庭也来了,不过他不太高兴,全程都臭着一张脸。

萧韫之手里拿着一坛新酒,是前些日子云莞所说的,感谢他画的菜单酿的,这会儿正悠闲地靠在山洞边,看着人一坛一坛酒往外运。

云莞眨了眨眼:“顾公子,提前交货了,你还不高兴了?”

顾庭幽幽看了一眼云莞,活像云莞欠了自己八百两似的,又看了一眼萧韫之,待看对方这般悠闲慵懒的模样,更加气不打一出来,哼了一声,甩袖出去了。

云莞莫名其妙,问萧韫之:“他怎么了?”

萧韫之道:“打赌输了。”

“啊?”云莞更加不解了。

唯跟着顾庭来的小厮剁了跺脚,道:“扶疏公子,您就别打趣我家少爷了,您都从我家少爷这儿赢走了香满楼一月都盈利啦!”

萧韫之笑了:“哟,为你家少爷打抱不平呢?”

小厮平日里多与顾庭在一起,跟萧韫之也熟悉,这会儿被打趣了,撇了撇嘴,追着顾庭跑出去了。

这下子云莞更疑惑了:“什么打赌,为何顾庭也生我的气?”

萧韫之唇边含笑,道:“人间至味可开张时,我与顾庭打赌,二月份,香满楼的利润比定比人间至味多,他不信,我便说,我赢了,他便将香满楼二月份的盈利送给我。”

云莞张了张嘴,简直不知该说什么:“哦,所以,你们拿人间至味来打赌,我一点便宜也不占,平白因为人间至味生意好,得了顾庭的白眼?”

少女气呼呼的,瞪着眼睛看自己,杏眼又圆又亮,萧韫之不由失笑:“谁敢给你白眼,不怕冲撞了你这小福星?”

“哼!”云莞别过脸:“我不管,银子我要分一半。”

萧韫之哑然失笑,少年清润的笑声引得来往之人的围观,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情,让萧公子这样开心。

却只见面少年手里抱着一坛酒,微微凑近脸颊鼓鼓的少女,笑道:“小财迷,说了小半日,这才是你的目的吧?”

云莞理所当然:“我不管,银子也得有我一半,不然日后不给你喝酒。”

萧韫之失笑:“行,给你,早就放进人间至味的库房里,多给爷酿几坛好酒,今日这酒就不错,叫什么?”

云莞愣了愣:“放进人间至味了?”

萧韫之睨了他一眼:“爷缺那几两银子?”

香满楼一个月的盈利在萧大公子的眼里竟然被当作几两银子?看来是真的不缺。

云莞面上高兴,反正人间至味萧韫之也有股份,立刻换了衣服笑脸:“你怎的就相信人间至味一定超过香满楼?”

萧韫之语气微傲:“爷选的小福星,会拆自己的台子?”

云莞抿唇一笑,并不掩饰自己被这句话取悦了,“算你有眼力。”

萧韫之看她得意的模样,眼眸晕开笑意。

一千坛酒,来来回回,搬运了一个时辰,也全部装车完成,顾庭全程都不想跟萧韫之说话。

萧韫之完全不在意,在他离开之际,还不忘拍了拍他的肩膀:“多带几分订单回来。”

顾庭完全没有好脾气,拍掉萧韫之道手:“不带!”

萧韫之耸耸肩:“顾公子输不起啊?”

“谁输不起了!你坑人!”

云莞在旁边看着两人斗嘴,跟两个没长大的小男孩似的,不觉失笑,当然,这样美男子斗嘴,也看点十足,她看着看着,脸上便露出了微妙的笑意。

直到两人觉察到她的视线实在不友好,才停止了斗嘴。

“好啦。”云莞手里拿着一坛新酒,失笑道:“给顾公子和诸位践行,但愿此去,大赚而归。”

顾庭到底只是跟萧韫之闹些幼稚脾气,不甘心送出去的银子罢了,看了一眼云莞手里的酒坛,努嘴道:“我也要跟他一样的新酒。”

云莞失笑,刚转头拿了一坛新酒起来,正要送给顾庭,半路缺被萧韫之截胡了:“新酒是我的,带不回大单,便没得喝!”

顾庭咬牙切齿:“萧扶疏,你太过分!”

云莞看着两个又要掐起来,无奈摇头,示意人拿了新酒过来,再次递给了顾庭,“行了两位,时辰不早了,该出发了,来,大家一起喝一杯,一路顺利!”

众人手里都拿着酒杯,闻言高高举起:“一路顺利,大赚而归!”

一千坛新酒,带着酒民的希望,浩浩荡荡出发了,云莞站在田间,看着车马出发,笑弯了眼眸,不出半月,许多白花花的银子便可入怀啦!

------题外话------

幼稚兮兮大公子和顾公子日常斗嘴

阿莞日常看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