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会发光的料理

小说: 我吃怪物就变强 作者: 钻石坐家 更新时间:2020-11-07 23:25:51 字数:2268 阅读进度:1/31

李昂坐在椅子上发呆,打量着屋子,屋子很小大概有十平米大。

屋里的东西有一张破旧的桌子,一张床,一个锅,一个木桶。

地上还有一个不知道什么动物留下的骨头架子,看起来像老鼠的形状,但有狗那么大。

搓了一把脸,回想着脑海里接收的残存记忆,他是因为心脏病发作猝死,来到了一个类似欧洲中世纪的地方。

地上的骨头架子是一个怪物留下的,这个身体的原主人也叫李昂,昨晚被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骨头架子袭击了,他俩同归于尽。

“光线好暗!这是阴天了吗?”李昂顺着照射下来的微光抬头看了下上面的一个小窗口。

他站起来走了两步,突然扑倒在地,他想起来了从昨天到现在只吃了一顿饭。

“好饿啊!”他感觉要不行了。

艰难的爬起来,走到了窗户那,看了下一下,外边看到的都是鞋子和腿,原来这个屋子地下室。

“李昂!还有十天就要交房租了,如果你拿不出10个铜币,别怪我把你赶出去。”一个大嗓门的妇女走到地下室的门口喊道。

“我知道了!”李昂说道。

“原来这个房子是租的,好穷啊。”李昂摸了摸身上都口袋,一个铜币都没有。

“我真穷!真的!”

他的目光停留在地上的骨头架子上,这些骨头熬汤似乎可以,骨头汤也比喝水强。

李昂爬到骨头架子边上,把这些骨头捡起来放到锅里,骨头上还残留着一些肉丝看起看很新鲜。

把锅放到炉子上,靠在炉子上把木桶里的水倒进了锅里,把炉子上的煤气打开,点着了火。

手按着地面挪到了一边的墙上坐着,烤着炉火身上的温度上来了,不像之前那么的凉了。

他不知道这个骨头架子是什么动物的,有没有细菌,吃了会不会中毒?

他只想吃点东西,死了就死了吧,要是能穿回去就更好了,这种日子真不是人过的。

锅里的水渐渐的烧开了,水花翻滚,一点油花飘在了上面。

突然他闻到了香味,一种发自内心的渴望,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有等了一会儿后,锅里的骨头竟然发光了,微光过后骨头不见了,变成了一锅奶白色的汤汁。

“这是会发光的料理?”

李昂关了煤气,端起来锅放到地上,等到汤汁凉了后,端起来就喝。

一股骨髓和肉的香味充斥着他的口腔和胃,一锅汤喝下肚子里后,他感觉很饱。

站起来还能走几步,他感觉浑身充满了力气。

虽然不知道那些骨头是怎么被煮化了的,但这些骨头都进了他的肚子,营养是相当的高。

吃饱了该想想怎么赚铜币了,他推开门,走上台阶来到了地面上。

房东大婶看了他一眼,又忙活手里的活计了。

地面上的房子是两层,房东住一层,二层和地下室都租出去了。

李昂走到街上,一边走着一边看着能找个什么活干。

“老板,要伙计吗?”李昂对一个店铺老板说道。

“招收学徒,不包吃住。”老板看了他一眼说道。

……

工作不好找,街上的店铺也不多,李昂找了很多家都没有找到工作。

“嘿!小子把你身上的钱拿出来!”一个拿着刀的男人突然出现他面前说道。

“糟了!”李昂一抬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偏僻的街道。

回头一看,后面也有一个人拿着棒子。

“快点把钱拿出来,别想着跑。”李昂身前的男人又逼近了几步说道。

李昂感觉身上有一股力量,他觉着可以一拳打死这个人。

“什么?你说什么?”李昂装作没听清楚像拿着刀的男人走去。

拿刀的男人凶狠的说着“我叫你……”

李昂一拳打了过去,打在了他的胸口,一下子把他打飞了。

“这是真的!”李昂看着手臂惊喜的说道。

“砰!”一个棍子敲到了他的头上。

“我忘了还有一个人!”李昂转过身,摸了一下脑袋,摸了一手血。

“这是个误会!误会!”拿着棍子的男人看到了同伙被一拳打飞,现在还没起来,一脸惊恐的说道。

“好!我问你些事情,你说出来就放过你。”李昂说道。

“是真的吗?大人您问吧。”

“去哪能找到工作?”

“……”

李昂问道自己知道的,一拳把这个匪徒给打飞了。

“我说过要放你了吗?白痴。”李昂说道。

他蹲下来把两人身上的东西都摸了出来,总共有八个铜币。

怪不得抢劫呢,原来也是两个个穷鬼。

他出了巷子,往回走着,路过一个诊所花了五个铜币给自己的头包扎了一下。

现在他的身体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那种怪力,不过也恢复的正常了,像正常人那样,那锅骨头汤很补。

到了家后,头上的伤口已经结痂了,恢复的这么快让他有些吃惊。

他意识到身体出现了一些变化,不过是好的变化。

“昨晚上是月圆之夜,那个骨肉架子怪物其实很弱,是一个被感染的骨头架子。”李昂坐在椅子上回想着。

月圆之夜不但有怪物,还会出现绯红色的雾气,一些东西会被感染,原主没有见过,只是听说过。

夜晚城里有教会的守夜人,一般这种情况都会被处理了,李昂只是一个倒霉蛋。

这里的房租便宜也是有原因的,教会的荣光只会照耀在富人的街区。

他排除了几个不靠谱的工作,留下来三个不错的活计。

一个是城外的农场主招劳工,在农场种地一月给50个铜币。

在城外是守夜人顾及不到的地方,出了事都是事后才去的,还有就是以后可能没机会进城了。

第二个工作是钢铁厂工人,负责抬铁水,一个月给200个铜币。

钱虽然多,但危险,干的活是搬抬铁水,一旦铁水迸溅到身上就是重伤。

第三个工作是码头搬运东西,一天给三个铜币。

他考虑后觉着第三个工作比较适合他,现在他的力气很大,做搬运比较适合。

还可以按天结算,干四天活就能把房租赚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