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二章 绘画梦

小说: 我家男神是系统漏洞 作者: 喜欢酸牛奶 更新时间:2020-09-16 10:50:19 字数:2256 阅读进度:608/617

温情有点疑惑,无缘无故的,怎么会有人过来找自己,真是奇了怪了。

下人看到她那副样子,忙道:“那人说了,是少帅让他来的,还给了信物,说夫人看了就明白了。”

“信物呢?”温情有气无力地道。

下人直接把信物拿了出来,然后递给了温情,也不是什么特殊的东西,只不过是慕寒写的字,用小竹筒卷在里面的。

她点点头:“既然是少帅请过来的,那就让他进来吧,我这就去前厅。”

那下人领了吩咐,就直接一路小跑走了。

温情觉得自己有些无力,但是毕竟来的是客,还是强打精神去了。

没想到来的居然是个外国人,温情看着他金发碧眼的样子,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好。

不过还是那个外国人先开口了:“夫人不必疑惑,我是会说中文的,我来中国已经很多年了。”他一开口,温情就知道他没有骗人,毕竟这一口中文,说的着实流利。

温情笑了笑:“不知先生前来,所谓何事?”

慕寒走之前并没有说会有这么一号人物过来,也没有说他是干什么的。

那个外国人倒也是好脾气,听到她这么说,也是很有礼貌的回复:“我听少帅说,他的夫人想要学画画,鄙人不才,略通一二。”

原来是这样,自己之前在现实中跟慕寒说过,一直有一个开画展的梦,只是那个时候一直没有时间,再加上每次完成任务的时候,都是急匆匆的,根本没时间画画,所以这件事就成了自己的遗憾。

现下正好有空,没想到他居然想的这么周全,连打发时间的事情都想好了。

想到这里,她心里也是一暖,原本这个事情只是自己提了一下而已,没想到他居然记得这么牢,这样把自己的事事都放在心上,的确也是很难得了。

温情看着他,柔声道:“先生不必谦虚,想必你一定是画技卓越了。”既然是慕寒找来的,想必一定是不会差了。

他却是很绅士地笑了笑:“夫人不必客气,我来做个介绍吧,我叫加索,在中国留学,是中央美术学院毕业的,来这边已经有八年了,很喜欢中国,所以决定留下来。”

温情笑了笑:“原来是这样,我就说先生的中文流利,没有点功夫,的确是做不到的。”

“夫人见笑了,因为特别喜欢中国文化,所以钻研了一下,我在大不列颠学的是油画,来中国学了国画,感觉中国的艺术实在是太美妙了。”他一谈起艺术,脸上都是神采飞扬的感觉,好像跟别人谈论自己最宝贝的东西一样。

温情点点头:“我要是学的话,也就只能接触一下油画了,国画毕竟太难,学起来也很费劲。”

还是慕寒想得周到,给自己找了个外国人来当师傅,要是找个中国人,十有八九是学国画了,到时候恐怕自己还画不出来什么,就得回到现实世界去了。

“夫人聪慧,想必学什么都不会有问题,不过油画确实容易很多,如果只是入门的话,用这个也是非常不错的,以后要是想继续学下去,国画还是更好。”他还是这么不卑不亢地答了。

温情欣然接受了他的建议:“既然这样,我们就先学习油画吧,不过我还没有买画笔的。”说到这里,她才突然想起来,自己也算是莫名其妙入门了,半点准备都没有的。

加索却是忙道:“夫人不必担心,我已经多带了一套过来,夫人直接用就可以了。”

“那就有劳先生了。”温情淡淡地笑笑,举止间更是优雅大方。

温情就这样成了加索的学生,因为她怕自己身体吃不消,每天也只是学一点点,更是为了更好采光学习素描,特地搬到了园子里的亭子里面学习。

这段时间,加索也是很耐心地指导她,毕竟是个新手,所有的东西都要从头学起来,自然要麻烦很多。

不过好在加索也是个耐心的老师,因为学生是少帅夫人,地位非同一般,再加上还是个孕妇,就更应该处处小心了。

可能因为这段时间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她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很多。

这天她才画了一幅画,就已经累的不行了,加索见了,也是点点头:“夫人真是天赋异禀,我在中国教过不少人,夫人是我见过的,最有天分的了。”

温情被他夸赞的有点不好意思,忙道:“老师可别这样夸我,我这一天一幅画,都要画好半天,才成这个样子,已经是蠢笨的了。”

加索却是摇摇头:“夫人没必要妄自菲薄,我说您可以的,就一定能行。”

这时候,慕寒也回来了,听到两个人在那里谈论,也是忍不住插了一句话:“夫人又何必谦虚,按理说,被老师夸了不应该高兴吗?”

加索看到是他回来了,忙拱拱手:“少帅。”

慕寒点点头,权当是回礼了。

听到这个声音,温情的眼神里也充满了温柔:“外国是鼓励教育,老师当然说我好了,只不过我现在的确还有很多不足之处,可不敢一步登天。”

慕寒过来轻轻搂住她的肩:“你也别太累着了,一天最多画一幅画就行了,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可千万别累坏了身子。”

温情点点头:“我今天也就画这一幅罢了,现在就准备洗洗手把药喝了。”她看着自己黑乎乎沾满铅的手,有些俏皮地道,伸手就想摸在慕寒脸上。

谁知他却直接闪身躲开了,然后笑着看了看她,随后道:“既然这样,那就快去吧。”说完对旁边的丫头递了个眼色,丫鬟见状,忙扶着温情回房了。

温情没法,只好放弃打闹,直接回房了。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慕寒眉间的担忧却也没有减少几分,仍是担心她累坏了身子。

不过现在比以前还是好多了,只要她不会胡思乱想,他也就放心几分了。

“夫人的看起来并不像是有病之人,少帅为何如此担心?”加索用流利的中文跟慕寒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