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代师讲课

小说: 信息时代之光 作者: 曾鄫 更新时间:2020-09-16 11:11:11 字数:2330 阅读进度:97/111

刘老站起身来,哈哈一笑:“那就行了撒,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学习更不累。你们俩个在这里继续耍到起,我老汉要去上课了。”

“大爷,你还要去上课?”岑乐瑶惊呆了。刘老这样的人,就是京大的镇宅之宝,居然还要去上课。

“你这女娃儿说的,我老汉就是一教书匠,不上课还上树啊。虽然我老早就退休了,可已经被返聘回来了,还是要上课。走了走了。”

刘老夹着一本书,晃晃悠悠地离开办公室了。

“老师年纪大了,但还是坚持要上课。学校没办法,就让他去给大一大二的上公共基础课,也不用批改作业和负责考试。”丘好问在一边解释道。

“我们去看看?”岑乐瑶压抑不住心里的好奇问道。这样的人物,等于是京大的扫地僧啊,上课的样子会是怎么样的?真的很好奇啊。

“同去,同去!”丘好问连声道,他也没见过,有些好奇。

今天有点热,走了几步,刘老把外面穿着的夹克脱了下来,放在手上。他上面穿着一件长袖衬衣,衣领原本折夹在衣服里的,还是出来时丘好问帮他理好。只是中间有颗扣子掉了,丘好问一时也没办法了。

两边的袖口没扣,丘好问本来帮他卷好了,可是随着手的甩动几下,现在又全散开,成了两个大喇叭,在那里呼哧地扇动着。衣角也没有扎进皮带里去,就这样在两边飘着。穿着一件黑色裤子,蹬着一双黑布鞋,那种老京城的布鞋,却穿成了拖鞋。

他走到一处偏僻的地方,鬼鬼祟祟地左看右看,发现没人,从夹克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来,弹出一根,在烟盒上顿了几下,叼在嘴里。再掏出一盒火柴,抽出一根来,哧溜一声划燃,点着烟头,然后咬牙切齿地吸了一口,眼睛眉毛、鼻子嘴巴都挤到一块去了,可把这老头美的。

“嘿,这老头。”丘好问嘟囔着。

“怎么了?”

“老师年纪大了,心脏和肺都不好,前两月医生严令要求他戒烟,想不到躲在这偷偷摸摸抽上了。”

“不去劝劝他?”

“看我的。”丘好问站在一棵树后面,故意大声咳嗽几声。

刘老吓了一跳,连忙把烟按在地上掐灭了,飞快地收在了夹克里的口袋。他左右看了看,没有发现有人,嘴里嘟囔了句:“格老子的,是哪个龟儿子的在耍我老汉。”骂完后又慢慢悠悠地往教学楼那边走去。

“刘老抽烟怕人看到?”岑乐瑶好奇地问道。

“为了老师的身体健康,于校长号召全校师生做监督员,时刻随地监督老师,不让他抽烟,可把他给憋坏了。”

“嘻嘻,刘老好可爱啊。”

“老师这是真性情,一是本性如此,二是老小老小,年纪大了,反倒跟小孩子一样了。”

跟着来到公共教室,里面坐得满满当当。刘老教授是国内数学界的大拿,研究生已经不带了,只是给本科生上上公共课。一周才两节,机会多难得?所以他的课,不用点名,只有多的,没有少的。

刘老把书往讲台上一放,再把外套一搭,站在黑板前,乌压压的人都安静了。

“上节课,有同学对拉格朗日中值定理搞混淆了。所以今天我先给大家补补课,讲一讲拉格朗日中值定理。莫要叹气,你们以为这个定理就是个吉祥物吗?不是的,它不是泥菩萨,摆在那里只是好看的。我跟你讲到起,它是微分学应用的桥梁,你要是把它搞明白了,嘿,那你跟青羊宫门口的刘半仙一样,啥子签都解得出来了。”

一口气讲了四十五分钟,中间休息时,刘老坐在椅子上,脸色有点差。丘好问连忙上前去,问道:“老师,您怎么了?不舒服吗?”

“年纪大了,站到吃力,扛不住了。”

“要不下节课你坐着讲?”丘好问知道刘老是不会轻易请假缺课的。

“坐到讲,啷个行呢?”刘老看了看丘好问,眼睛一亮,“你来给他们讲。”

“我?老师,您别开玩笑了。”

“我没开玩笑,这些都是大一大二的娃儿,你的水平还能压得住。没得事的。再说了,学习学习,就是把书上的知识变成自己的。那怎么样才算变成自己的?能传授给别人,就是你自己的了。娃儿,教一遍,抵得上你学三遍。”

刘老极力坚持,丘好问只好答应了。

上课了,刘老先站起来说道:“我老汉年纪大了,站不到起了。喊我坐到讲,那啷个行呢?没得有老师坐到起讲课的。所以我就想了个折中的办法,叫我的学生娃儿给你们讲课。来,丘娃儿,上来。”

“是的,我这老幺才十三岁。不是我老汉吹牛,这一屋子里头,数学方面莫得那个抵得到他。不服,老幺!让他们见识下,我刘老汉绝不是冲壳子、涮大家坛子的人,教出的学生,给你整巴实得很。”

刘老坐在一边压阵,丘好问稳了稳神,开始讲起课来。

他的水平确实比这些大一大二的要高,而且这些知识都是他自个啃下来的,理解深刻。现在一一讲出来,都带着自己当时的思路,越讲越清晰,越讲越来劲。下面的学生听着听着觉得感同身受,没错,我也有这样的困惑啊。哦,被你一点拨,明白了,原来是这样的。

看到丘好问上了手,刘老也放心了,坐在那里居然睡着了。

丘好问暂时停了下来,把搭在讲台上的夹克轻轻地披在刘老身上,又转回来继续讲课。

“小丘老师,我们要不要暂停,不要打扰刘老休息。”有学生干部的人站出来说道。

“不必了,我是要敢在老师眼皮底下中止讲课,他醒了肯定会骂我理扯火,班子葬大了。莫得事,老师讲了几十年课,讲课和读书的声音,对他来讲,安逸得很。”

大家都轻轻地笑了,继续听丘好问讲课。

阳光从那排窗户投过来,透过玻璃窗后似乎变成一串串的光环,一圈圈地照了下来,发出微微澜光,然后化成一圈光晕,披在了丘好问和刘老身上。丘好问在黑板前侃侃而谈,刘老坐在椅子上,睡得相当得巴适。他轻微的呼噜声,像鱼儿吐出的气泡,随着丘好问朗朗的话音,轻轻飘浮在空中。

看着这一幕,坐在前排的岑乐瑶痴迷地看着神采飞扬的丘好问。她微眯着眼睛,因为他身上反射过来的光有些刺眼,但她又舍不得挪开眼睛。

在公共教室后门,宋教授等几个人,安静地看着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