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二章血粽

小说: 修真必须败 作者: 落跑 更新时间:2020-03-26 06:32:03 字数:5909 阅读进度:612/617

丁乙这一次要复原的时间,有点久,他真的就如孟蝉所说的那样,快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他一身的灵力,贼去楼空不说,经脉、肌肉、骨骼,五腹六脏,无不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唯一反常的是,他的精神力,这一次遭受剧变,仍然处于极度亢奋状态。

丁乙在车傀儡外面,直接面对杀人鲸、声声鳗,等海妖的次声波攻击,又受到海魂海葵,梦幻水母等海妖的神魂攻击。孟蝉她们在车傀儡里面,还有层层阵法保护,削弱了不少这种攻击。丁乙可是一直在车外,与那些海妖近身作战……

他的神魂,一直都在高频的震荡。这些看不见的攻击,防不胜防,异常危险。他除了头上的战术头盔,能削弱一部分神魂攻击外,主要依靠的还是二十八星宿神魂守护大法……

为了让自己能平复下来,最后,他不得不服用了大量的安神镇静药,这才得以昏昏入睡。

也不知道,是因为身体透支过大,身体极度疲乏,还是安神镇静药,服用太多了,连续两天过去,他都没有丝毫醒转过来的迹象。他的脉象平稳,呼吸悠长,看上去还算正常。孟蝉虽然还是有些担心,但还不算太过忧虑。

真正让她忧心的,是戴晓雪,这个小妮子。戴晓雪,原本就是他们一行人里面,身体素质最差的。作为队伍里面,唯一的未成年人,而且还是一个凡人,这一次她受到的伤害最大。

小妮子时常会出现短暂的惊厥、抽搐,偶尔还会有短暂的苏醒。她醒过来说得话,一般都是呼痛。这让孟蝉和朱灿,揪心不已。

孟蝉非常警觉,从不让船上任何人进来。丁乙昏睡前,布置的不少阵法机关,她又增加了不少。她每天和朱灿都安排好轮班值岗,幻灵阵,也时刻监视着,船上各个修士的一举一动。

杨君吾在长荣岛上,大闹一场,也算是给了孟蝉她们一个交待。暗杀朱灿的事,到现在为止,还是一个谜,到底是谁会莫名其妙的攻击她,孟蝉她们还是猜测不透。

孟蝉受过丁乙的熏陶,她本身也是个谨慎小心的人。朱灿知道兹事体大,经过长荣岛暗杀事件后,她非常小心。

金鳞号因为朱灿被袭击一事,并没有在长荣岛多做停留,早早的起锚,向他们的目的地,寻仙岛驶去。

长荣岛距离寻仙岛不远,只有两天的航程。到了寻仙岛,就算是进入了神武帝国的领海。寻仙岛作为一个自由区,岛上的律法,要比长荣岛要严格的多。而且在这边,因为受到神武帝国管制,一举一动都可能受到监视。

这会是一个极大的挑战,说老实话,丁乙没有苏醒过来,让孟蝉挑大梁,她心中,并没什么底气。

朱灿大部分时间,都呆在中舱,偶尔,她会去看望一下潘春来,她对这个舍命救她的神龙岛修士,有着不错的印象。

这个腼腆的青年修士,对朱灿应该有些情愫,不过朱灿对他没什么感觉。只是这份救命之恩,她不能熟视无睹,因此她有空的话,总会去看看他。

朱灿不喜欢待在中舱,尤其不喜欢和孟蝉待在一起。

朱灿在中舱,仿佛坐牢一般,浑身不自在。不过即便是再不舒服,眼下,她也只能咬牙强撑着。

半夜里,朱灿轮换孟蝉守夜。

因为暗杀事件,金鳞号在长荣岛,连一夜,都没有停泊。当天下午,就开拔了。现在,金鳞号已经又在海上,行驶了七八个钟头。这时,正好是子夜时分。

朱灿想着心事,神情有些恍惚,就在这时,金鳞号警铃大作起来。

三艘金鳞号差不多大小的机帆船船,不知什么时候,呈品字形,逼近了过来。

三艘大船都是黑帆、黑蓬,黑色骷髅旗,典型的海盗船。

这三艘海盗船的船舷,都安装有十几门灵石火炮,此外海盗船的舰首,还有拍杆,和千牛床弩,海盗船的攻击力,非常强大。

突如其来的海盗攻击,让刚刚入睡的孟蝉,立马惊醒了过来。

四艘大船,很快就开始了攻防战。

海盗船要比金鳞号,灵活不少,它们的攻击距离,也要远一些。同时,海盗船人多势众,虽然还不清楚,对方是否有像杨君吾这样的大宗师,不过经验、常识判断,对手敢于主动攻打他们,应该也有叫板大宗师的存在。

金鳞号与三艘海盗船一交战,就明显落入了下风。

杨君吾,再度让金鳞号,变成了一大片暗魔森林。仓促间,就能将一艘舰船,改造成一片水上丛林,这足以显现杨君吾大宗师的强大。不过尽管如此,还是改变不了,金鳞号被动挨打的局面。

突然爆发的海战,让孟蝉和朱灿非常紧张。船舱里,丁乙和戴晓雪,目前都还处于昏迷状态,眼下的局面,对她们可谓非常不利。

最麻烦的是,茂密的暗魔森林,林木森森,藤蔓纠缠,还堵住了孟蝉她们的退路。

“小蝉姑娘、许姑娘,你们稍安勿躁,有我在定然保你们平安。”舱外,大宗师杨君吾的声音传来。让困守中舱的两个美女,稍稍平复了一些紧张的情绪。

“小蝉,你能不能把小黑唤起来,让它帮我们应战。”朱灿提议道。

孟蝉苦笑道:“小黑只有天哥能使唤它,它可不会听我的话。”

小黑这次也奇怪,外面炮声隆隆,厮杀声震天,可是它却无动于衷,酣然大睡,完全不受影响。

金鳞号被改造成了暗魔森林,整个船体,也发生了形变。船舱里面的阵法,都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事发突然,朱灿和孟蝉,虽然被困在船舱中,不过投放在外面的傀儡昆虫,还是可以活动。孟蝉遥控着这些小密探,顺着船上的大树,选取了几个视野绝佳的位置,观察这场海战。

金鳞号变形后,速度降了下来,面对三艘杀气腾腾的海盗船,它的防守,多于它的攻击。海盗船灵活的移动走位,再加上远程的炮火,金鳞号被动挨打,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暗魔森林里,魔植不少,不过这些魔植的攻击距离,都不远,一般不超过七八百米。

海盗船上的修真者非常聪明,敌进我退,敌退我进,仗着海盗船机动灵活和远程攻击犀利的特点,和金鳞号展开了游击战。仅仅游斗了两三趟,海盗船的船长,就测算出了彼此的攻击距离,展开了更为灵活多变的战术……

随着时间的推移,形势对金鳞号越发的不利,金鳞号船上的修真者,已经开始了伤亡。

缠斗了大半个小时,金鳞号的处境越发危急,终于杨君吾被迫出动,带着四位玄级高手,腾空而起,扑向了其中一艘海盗船。

不久那艘海盗船上腾起了熊熊的火焰,火光中,一个浑身火焰腾腾的壮汉,狂呼大叫,与杨君吾交上了手。

这艘海盗船上,果然有一位大宗师。而且这艘海盗船,不是一般的船舰,竟然还可以变成‘火船’这种形态。

‘木生火’,木灵修士对阵火灵修士,会受到天然的压制。杨君吾对阵那位火灵大宗师,看来是讨不了便宜,情势越发岌岌可危。

海盗船显然是有备而来,他们不仅有克制杨君吾的大宗师,而且他们人多势众,战术、战法得宜。

趁着杨君吾被那位火灵大宗师缠住,两艘海盗船,乘机迅速的向金鳞号靠近。

很快,海盗船与金鳞号的间隔,只有八九百米了。两艘海盗船调转船身,将船舷调向金鳞号。

两艘海盗船,左右包夹,开启了挡水板,露出船舷的一排灵石火炮出来。

‘砰、砰、砰……’次第开火,灵石炮弹将金鳞号上的木藤,炸得乱飞。

金鳞号上,再度飞起七八个修真者,往这两艘海盗船扑去。海盗船上早有准备,同一时间,也飞出十几个修真者,与神龙岛的修士接战。

情势越发危急。

“小蝉,现在该怎么办?”朱灿着急问道。

孟蝉道:“看来,我们只有弃船逃走,一条路了。”

朱灿问道:“杨大宗师怎么办?还有小潘……”

孟蝉道:“我们现在自顾不暇,管不了他们了。天哥和晓雪的安全要紧。”

朱灿道:“我们还可以……”

孟蝉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朱灿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讪讪的住了口。

两人迅速的收拾好舱内的物什,孟蝉拿出一个瓷瓶。这是用火蜥蜴的鳞片,加上烈火龙的血液,再佐以十几种修真材料,炼制而成的祛萃灵。

孟蝉在前面开道,药粉轻轻撒过去,那些宛如毒蛇,鬼怪的植物一沾到药粉,纷纷暴退。很快,舱门就恢复原状,孟蝉打开了舱门。

舱外,已经成了魔植的世界。这些魔植互相纠缠在一起,抢夺空间,这些魔植跟动物一样,不仅能像八爪鱼一样,扭动枝条,胡乱摆动,而且‘哔哔啵啵’还会发出奇怪的声响来。

舱门一开,就有魔蔓枝条,急速的探了进来,孟蝉手一扬,一蓬药粉撒去,很快,那些枝条,以更快的速度,缩了回去。

孟蝉闪身而出。朱灿背着丁乙、抱着戴晓雪紧随其后,最后面,是一个傀儡人偶,它架着酣睡不醒的小黑。

中舱的空间不够,无法将飞梭取出来,只有到外边,才能将飞梭放出来。

暗魔森林生长的魔植,普遍高达七八米,林木森森,藤蔓纠缠在一起,像一道天罗地网,将整条金鳞号,包裹得严严实实。

祛萃灵漫天撒过去,那些魔植,纷纷往后暴退不迭。朱灿带着丁乙和戴晓雪窜了出来。孟蝉放出飞梭,朱灿连忙钻了进去。

“小蝉,小潘救过我的性命,我把他带走可好?”朱灿突然说道。

孟蝉皱了皱眉说道:“我们自己,都不一定能逃出去,哪里还有余力管其他人……”

朱灿没有听孟蝉的话,她跳下了飞梭,无情剑,绝情剑组合成一个飞轮,在前面开道,将那些张牙舞爪的魔蔓,斩得乱飞。朱灿向潘春来养伤的舱房奔去。

不服从命令的朱灿,让孟蝉也莫可奈何,她心焦如焚,可是拿朱灿毫无办法。

朱灿还没跑出七八步,突然从船舷一侧,一柄萱花大斧,杀透层层的魔植包围,银白色的利斧攻入到了内部。

一个赤膊大汉的海盗,狞笑着,他已经看到了朱灿,他奋力的,想要从利斧劈出的缝隙,挤进来。

朱灿有些犹豫,到底是先将海盗赶下船去,救潘春来,还是先去救潘春来,再和海盗厮杀呢?

她还在犹豫,两把朴刀从另外的船舷部位,斩出两个大口子,又有海盗杀了过来。

“这几个家伙交给我,你赶紧的,把人弄出来。”朱灿的耳环,传来了孟蝉的声音。

朱灿心中不禁一暖,当下不再纠结,往前冲去。

飞梭上,闪起一道红光。

‘哒,哒哒,哒哒哒……’金属弹丸如大雨倾盆一般,射向破口,赤膊大汉立足未闻,他和他的两个同伴,立即被这金属洪流生生的逼退了回去。

船舷一侧,很快又有数个破口出现,只在顷刻间,又有修士杀到。

“烈风斩!”

“掌心雷!”

“霹雳火球!”

……

这些人,都不是一般的凡人海盗,他们是一个个中高阶的修士。

杨君吾因为飞抵‘火船’,被那名大宗师缠住了,没有大宗师法力支撑的魔植,在这群海盗的联手攻击下,破口越来越多。

海盗们,不仅仅从船舷发动进攻,天上,水下,都有人在攻击。

孟蝉面对的敌人,越来越多。

“朱灿,快点,我快顶不住了!”孟蝉的额头,微微冒汗了。

飞梭上的两只铁管,因为连续射击,变得通红。孟蝉叹了口气,不得不再度切换作战模式。

‘刷’的一声,一道超强的白光闪过,强烈刺眼的光芒,瞬间让两个胆大冒险突进的海盗致盲,成了瞎子。

‘砰砰’接连两声沉闷的声响传来,三个海盗刚刚踏上甲板,就被轰飞了出去。

海盗的攻势,总算是出现了停滞,朱灿趁着这功夫,把潘春来从船舱里带了出来。

在孟蝉的掩护下,朱灿总算是把人,平安的带到了飞梭上。

飞梭爆发出一阵明亮的耀眼光芒,猛然加速,冲破暗魔森林的天罗地网,一飞冲天,飞到了天上。

“小蝉,谢谢你!”朱灿神情复杂,谢道。

“还没脱离危险区,你别忙着道谢。”孟蝉说道。

朱灿抿了抿嘴,她知道,孟蝉还在生她的气。

“许姑娘,孟姑娘,这次要不是你们,我这百多斤就要交待在这里了。”潘春来,心有余悸说道。

朱灿道:“你先前救过我一次,这一次,我救了你,算是扯平了。”

潘春来,看了看朱灿,半晌说不出话来。

“孟姑娘,你能不能,搭救一下我们杨教主?”潘春来向孟蝉请求道。

孟蝉微微思忖了一下,驾驭着飞梭,掉转了头。

“许姑娘,你从来不欠我什么,相反,我算是欠下了你们一个大人情。”潘春来对朱灿说道。

朱灿不知怎的,心里面突然冒出一股无名火。

她冷冷说道:“江湖儿女,快意恩仇,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样鸡婆,早知如此,我就不救你了。”

潘春来只好闭上了嘴巴。

海上杨君吾带着八九个修士,逃得有些狼狈,在他们身后,那位火灵大宗师,带着十几个修士,一路尾随着他们。

‘砰、砰……’两声沉闷的声响,两枚气爆弹,射向那位火灵大宗师。

火灵大宗师收住了脚步,他抬头看了一眼,高空飞行的飞梭,皱了皱眉,少顷,他摆了摆手,他和他的手下,停止了追赶,转身离开。

杨君吾扔出一块浮木,顷刻间,这块浮木,像充气的气球一般,迅速的膨胀起来,三五个呼吸间,形成了一个面积大约两百平方的方舟。

杨君吾和他的手下,全部跳到了方舟上。

飞梭向方舟飞去,不过并没有降落,而是悬浮在方舟十几米的地方。

“潘春来,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大家有缘再聚。”孟蝉说道。

现在,她们已经暴露出了很多问题,譬如丁乙和戴晓雪都处于昏迷状态,小黑也不知是饮酒过量,还是什么其它原因,反正,处于酣睡状态,唤都唤不醒。

虽然杨君吾对孟蝉不错,孟蝉对他的观感也还不错,可是,孟蝉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方舟上,杨君吾道:“小蝉,你们这就要离开么?”

孟蝉咬了咬嘴唇说道:“大宗师,一路上多谢你的照顾,孟蝉铭感五内,等我和天哥处理完了手头的事,返回的时候,我们放弃会亲自去神龙岛,拜访大宗师的。”

杨君吾叹了口气道:“方才那是火羽上人,算是在下的一个仇家,没想到,一路来,接连使你们收到惊吓,老夫实在是惭愧的紧。大家山水有相逢,有缘再聚吧。”

朱灿打开飞梭舱门,扶起潘春来,准备送潘春来下去。

就在这时,情况突变。

只见潘春来负伤的背部上,突然窜出一根血色藤蔓,这藤蔓以潘春来的血脉,灵力为养分,只在眨眼间,就生长出一二十米。

这血藤极快的速度孽生,成长,分枝、抽叶……

孟蝉、朱灿、丁乙、戴晓雪,甚至那人形的傀儡人偶,小黑,统统都被这突然冒出来的魔植,束缚住了。

“杨君吾!你这个畜生,竟敢暗算我们!”朱灿人虽然有些冒失,但是她的反应并不慢,登时大怒,破口大骂起来。

杨君吾手上,这时也冒出一根血藤,很快的连接上了飞梭上的血藤,轻轻一拉,飞梭就被扯到了方舟上。

像提着一串肉粽,众人被杨君吾扯出了飞梭。

这血藤,乃是元级的灵种,灵异非常,有诸多妙用神通。

杨君吾最不放心的,就是丁乙和小黑,他们身上束缚的血藤密密匝匝,包裹得密不透风。

完成了这件工作,杨君吾这才,忍不住纵声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