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最怕空气突然变冷

小说: 修仙从皮影戏开始 作者: 蒲公英爱旅行 更新时间:2022-01-14 字数:3198 阅读进度:110/178

被高龙胜找来的那位律师,义正辞的道:“对于高先生名誉权受损这件事情,我们会保留追诉的权力!”

刑警队队长没什么好说的,只能干巴巴的应付两句了事,然后放他们离开。

待他们走后,一个手下走过来,很是不爽的道:“队长,就这么放他走了?”

“不然还能怎么办?证据那么少,连留他四十八小时的底气都没有。”刑警队队长没好气的说。

“但我们调查过了,那个时间段进入过楼梯间的,就他和被害人。服务员从四楼进的楼梯间,下到三楼就出来了,时间上没有作案的可能。所以,这家伙肯定是凶手啊!”那手下道。

“我们觉得他是有个屁用!没有证据,哪怕上了法庭,也是无罪释放。”刑警队队长摆摆手,道:“行了,先把这事汇总起来,一会要交给陈局。”

陈金良得到汇报后,又把情况反馈到周睿那。

得知高星宇已经被放了,周睿顿觉恼火。明知对方就是凶手,却因为缺乏证据无能为力的感觉,让他十分的不爽。

就算他跟陈金良说了,也没什么用。总不能因为田飞菲一句话,就给人定罪。

别说陈金良了,就算是彭东树也做不到。

周睿心里正不痛快的时候,病房门突然被人打开。抬头看,他不由一怔。

因为进来的人,竟然是高龙胜父子俩。

高星宇走进来后看到周睿,也是愣了下,可能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他。

不过他随后便笑了声:“老同学,这么快又见面了?怎么,你给她当陪护啊?”

说着,高星宇便朝江可雯的病床走去。

周睿立刻起身将他拦住,沉声问:“你想干什么!”

田飞菲说过,江可雯可能会再出事,而高星宇是杀害她的人,周睿自然警惕万分。

越过周睿的肩头,看了看病床上闭目不醒的江可雯,高星宇笑呵呵的说:“没什么,就是听说可雯出了意外,过来看望看望。她现在情况怎么样?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周睿冷冷的看着她,道:“如果我说她永远也醒不过来,你是不是会非常的开心?”

高星宇愣了下,然后又呵呵笑起来:“你这说的什么话,你和她是同学,我和她不也是同学吗,怎么会希望她永远醒不过来呢。”

周睿的眼神依然很冷,道:“你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清楚。不要以为警察找不到证据,就可以逍遥法外。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报应总有一天会来的。”

高星宇眉头微皱,眼神和脸色都变得阴沉起来。

他很清楚自己做过什么,也很清楚警察为什么找不到证据,所以才会理直气壮的否认一切罪行。更在离开警局后,跑来探查江可雯的情况。

如周睿所说,高星宇确实很希望江可雯永远也醒不过来。即便律师说,没有足够有力的物证,仅凭人证,是无法定罪的。

但连人证都没有,岂不是更好吗?

“周睿,你这话我怎么听不懂啊。”高星宇做出一副糊涂的样子。

高龙胜则走过来,上下打量一番周睿后,道:“你这个年轻人,怎么也跟那群警察一样,没证据就随便污蔑人?年纪轻轻的,做人做事都要擦亮眼睛,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周睿对高龙胜还算有些印象,初中的时候,他经常开车来接高星宇回家。

那时候,周睿很羡慕有个这样的父亲。但现在,他却觉得,幸亏自己没有这样的爹。

没有理会高龙胜,周睿只盯着高星宇,冷冷的道:“听不懂你就可以走了,她不需要你假惺惺的关照!”

高星宇脸色更沉,微微眯起眼睛,忽然阴声道:“你是不是觉得认识几个医生就了不起了?你算老几,在这跟老子装大尾巴狼?信不信我马上找人把你废了!”

周睿露出冷笑:“你尽管来试试。”

高星宇一脸阴沉的盯着周睿,过了会,他突然露出笑容,凑到周睿耳边发出了低微的声音:“别以为江可雯对你有好感你就牛b了,这样的女人,老子就是想玩玩她。不给面子,那就直接弄死。所以你说对了,是我干的又怎么样?你有证据吗?能告我还是能抓我?还不是只能像个傻逼一样在这站着,你能奈我何?”

听着他所说的话,周睿的拳头不断握紧。他很想直接朝着这个畜生的脸挥拳,但理智告诉他,这样毫无作用,反而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似乎是感受到周睿愤怒却又无可奈何的情绪,高星宇的心情瞬间畅快了。

他哈哈大笑着,拍了拍周睿的肩膀,道:“还有件事得告诉你,唯一有点用的东西,被我烧成灰了。你呀,就老老实实认命吧。”

望着得意洋洋离开病房的高星宇,周睿拳头捏的嘎吱响。

然而等到高星宇的笑声消失,他也没有动手。

转过身,看着病床上脑袋包着纱布,仍未苏醒的江可雯,周睿的脸色沉的似要下雨。

他的手指不断下移,慢慢摸到了裤兜里的道德天书。

把这本天书拿在手上,周睿看到了封面上的七团金光。

车祸救人那天,他总计得到了十团金光。但之后抵挡天谴,包括救人,学习国术等等,有所耗费。

进进出出,现在还剩下七团。

金光不算太明亮,却极其显眼。这是可以让人实现愿望的宝物,也是周睿生活改变的基础。

以前他总是希望能把这些金光用在改善生活,或者救人方面。

但今天,周睿脑子里忽然涌出一个想法。

能不能利用金光来杀人?

这个想法刚刚在心里冒出来的时候,让他不由打了个冷颤,感觉从天灵盖到脚底板,都被一股凉气刺穿。那种惊颤感,让他感觉到了莫名的刺激。

而杀人的想法,更是压抑不住的升腾。

握着道德天书的手,越来越紧,杀人是犯罪,也违反了周睿的做人原则。但内心深处,却好似有一个声音在怂恿他:“杀了那个畜生!没有人会怪你!他本来就该死!杀了他,你就是在替天行道!”

这个声音就像魔鬼的诱惑一样,让周睿的思想开始不断的偏离。

七团金光,更是像毒药一样,让他忍不住就要去想象。

就在这时,江可雯发出一声轻咛。

声音虽低,却如惊雷一般让周睿回过神来。

后心迅速冒出大量的冷汗,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似乎在经历一个十分危险的过程。倘若不是江可雯的声音惊醒,也许就要走上一条不归路了!

前胸后背的冷汗,让周睿甚至觉得有点恍惚。直到江可雯发出第二次声音,他才彻底回神。

快步走过去,捏起江可雯的手腕,从脉象来看,她应该是要苏醒了。

果不其然,没过几秒钟,江可雯便缓缓睁开了眼睛。

一开始意识还稍微有点迷茫,但没过多久,便逐渐清醒了。

她望着周睿,发出了虚弱的声音:“周睿……”

周睿正要回答,忽觉得病房里的空气变得有些寒冷。丝丝凉意,不断在周围窜动。

他纳闷的看了眼空调出风口,飘荡的布条表明,空调仍然在产生作用。只是,屋子里的寒意却没有得到丝毫减缓。

这种异状,平时可能没人会在意,但周睿却忽然想到在医疗中心救陈金良舅舅的时候。

陈金良的舅舅是脑死亡,也可以看成是魂魄离体。

周睿利用救命金丸,把他的魂魄招了回来推进体内。当时,房间里的温度也是突然急剧下降,并且周睿还因此受伤。

虽然一直没有看到任何东西,但周睿可以肯定,当时房间里一定发生了什么。

因为塞那颗救命金丸的时候,有一股很明显的力量在阻止他。

也许,那就是天谴的力量,又或者田飞菲过于忌惮,从未说出口的某种事物。

现在,周睿再次感受到了那股寒意。

他下意识看向江可雯,怕她因此出什么意外,结果低头看去时,却发现江可雯的视线越过了他,朝着后方的墙壁看去。

之所以肯定江可雯不是在看他,只因为她那眼神实在太可怕。

直勾勾的,带着些不敢置信,带着些惊恐……

仿佛她在周睿的身后,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周睿心里一惊,连忙朝后方看去,却只能看到一抹白墙。身后什么也没有,空空如也。

与此同时,病房里的空气温度,也迅速恢复了正常。

从寒意滋生,到暖意盎然。

周睿疑惑的转回头,看向江可雯,问:“你看到了什么?”

江可雯的表情,仍带着些许惊慌,以及一点不确定。过了会,她才模糊的道:“好像看到有人在那站着……”

“什么人?”周睿心头猛地一跳,忍不住追问道:“长什么样?”

“我不知道……”江可雯刚刚苏醒,还没什么精神,声音更是低的听不清楚。但她的话语,却让周睿感到毛骨悚然。

“那个人……好像只有上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