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医宝

小说: 至尊无上武帝 作者: 汤歌之声 更新时间:2020-03-26 06:33:57 字数:4864 阅读进度:194/206

蒋瀚文要找的,自然是秦双城最好的医馆,一般的医馆,估计对宝的伤势无能为力。秦双城最好的医馆名曰来悦医馆,听闻里面一位姓秦的医师医术颇为了得,在方圆千百万里内是公认的医术第一。郝神医回到秦双城后,曾见过秦医师一面,对其医术颇为赞赏。

“来悦医馆,就是这里了。”蒋瀚文来到了来悦医馆门前,见到许多人向里面走去。“果真不是一般的医馆,竟然有这么多人选择来这里。”蒋瀚文感叹道。

他抬步走进了来悦医馆,一进门蒋瀚文便被震撼了一番,这里面真是宽阔,面积足有一个足球场大了。里面有着许多椅,分成了几十个区域,每一个区域都有一位医者负责。之所以叫做医者,是因为医师极为稀少,能够被称作医师的人,无不是医术高超之辈。

即便里面空间异常宽阔,而且椅也不少,但还是显得非常拥挤,大部分的人都是站在场中,唯有那些实在伤得厉害或者身份高贵之人才能坐在椅上面。修炼者不会生病,来这里的基本都是在战斗中受了伤,或是修炼出了岔的人。他们难以凭自己治好伤势,便只得拜托这些医者。

蒋瀚文一走进医馆,便有厮上前,恭敬询问道:“这位道友有何需要?”

听到道友二字,蒋瀚文并不奇怪,从踏虚境开始,修炼者便会悟道,所以相互之间也互称道友。他道:“我妹妹受了伤,而今不能醒来,你们有没有什么办法?”因为一般的人都没有可盛放生命的空间,若是被人得知自己有这样的空间,那么这将是一个灾难,所以蒋瀚文已经提前将宝抱在了怀中。

厮闻言,上前略微查探了一下宝的情况,随后道:“请跟我来。”完朝着其中一个区域行去。

蒋瀚文跟了上去,他本来想直接找秦医师的。但转念一想,秦医师是这里医术最为厉害之人,想要见他,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所以他便跟上了厮,看看这些医者会不会有什么办法。

蒋瀚文跟着厮,来到了一个女人面前,这女人很是奇怪,头发颜色从头中间分开,一边是银色,一边是黑色。在这女人身旁,都是一些伤重者。此时女人面前已经没有人等待,其他的人皆已看过了。

“把她放下来吧。”女医者开口,在其面前有一张方桌,蒋瀚文将宝轻轻放了上去。女医者面无表情,将手搭在了宝细的手腕之上,她的眉头,也一点一点地皱了起来。

“怎么样?”蒋瀚文略显紧张地问道。

“唉!”女医者摇头叹气,随后道:“准备后事吧,她已经无药可救了。”

“你,胡什么!”蒋瀚文眉毛立刻倒竖了起来,“宝明明还有生机,只要还未死,那便有救!若是不能救,也只能明你的无能!”他大声呵斥道,宝被宋天儿伤成这样,是蒋瀚文心中的痛,他不允许有人这样的话,他坚信,宝能够被治好。

“哼!你是在质疑我的能力?如果你不相信我,大可到别的地方去,不要来耽误我的时间!”那女医师扫了蒋瀚文一眼,语气平静而冷淡,似乎见惯了这样的情景。“这丫头生机严重内敛,魂魄不显。若非有鬼神莫测之力,万难将之救回。”

“哼!”蒋瀚文不愿多,抱起宝就走。

“道友,道友!”厮拉住了蒋瀚文,“道友且勿生气,她就这脾气。不过,她的话也不是全无道理的。此医者是秦医师第一记名弟,精通医术,已经无限接近医师了。可以这样,医师之下,她算是医术最为高明之人了。”

“是吗?如果这样的话,那么医师之下的医者,医术还真是差啊。”蒋瀚文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不管对方什么身份,出这样的话来,他都不可能高兴得起来。想了想,蒋瀚文问厮道:“来悦医馆的医师们呢,怎么没有看到?”

“医师,那可都是医术超绝之辈,我们医馆的医师,基本都被其他大势力请出去了。至于什么时候会回来,也没有一个准信。”厮答道。

“秦医师呢?”蒋瀚文询问,他来这里,目的就是寻找秦医师的。

“这个,呵呵。”厮尴尬一笑,“秦医师乃来悦医馆第一医师,轻易是不会见客的。而且,我也不能确定秦医师的行踪。”

蒋瀚文眉头微皱,见不到郝神医也就算了,想要退而求其次找秦医师,却也碰了壁。这让他有了极大的压力,宝身体的情况很糟糕,容不得久拖。他想了想,拿出了一株万年的三品灵药来,道:“我这里有极好的灵药,秦医师应该会感兴趣。若是可能,你去通报一声。到时候,你肯定会得到秦医师的奖赏,在医馆的地位也会随之提高。”蒋瀚文拿出的灵药,虽然是三品,但却是万年的灵药,药性甚至超过了大多的四品灵药,是极其罕见之物,其价值难以估算。

唰!未等厮有所反应,周围其他人包括所有的医者齐刷刷地望了过来,眼中精光闪烁。

“这!这!”厮直接看呆了,虽然他在来悦客栈干活,但却也没有见过万年的灵药,一时间有些口干舌燥。

蒋瀚文也没有想到,一株在他看来已经足够普通的灵药,竟然引起了如此大的反应。四周不少的人对蒋瀚文露出了杀机,眼中尽是贪婪之色。蒋瀚文见此立刻将这株灵药收了起来,若是继续这样下去,恐怕周围的人会不顾一切地凑上来抢夺了。

“我千辛万苦自一个森林的深处采回这株灵药,若是秦医师答应救治宝,我便将这株灵药作为酬金给秦医师。”

“好好!”厮连连点头,他可是知道那些医师们的爱好,其中大多数都喜欢这些非凡的灵药。秦医师若是知道有这样一株灵药之后,绝对会非常感兴趣的。若是秦医师得到了这株灵药,那么他就是立下了大功。

就在这时,一个男走了过来,他看了看宝,随后陷入了沉思。他时而点头,时而皱眉,似乎非常了解宝的情况。

“你是什么人?”蒋瀚文有些警惕,他可不会让来历不明的人接触宝。

“这是秦医师的二弟鹿杞明鹿医者。一旁的厮道。

“嘶!”鹿杞明做出一副为难状,“这伤势实在是太重了,不过也不是完全无法医治,只是…嗯…不可能不可能,达不到那样的条件。”鹿杞明低声自语道。

蒋瀚文耳朵何其敏锐,自然是听到了他的话,于是眼睛一亮,激动地问道:“你可以医治宝?”

“可否让我仔细察看一番?”鹿杞明问道。

蒋瀚文喜道:“自然可以,若是你能够将宝治好,我必有厚礼相送。”听此人口气,似乎有什么方法可以救治宝,只是那个方法并不容易。

鹿杞明点了点头,随后非常心地将手搭在了宝的手腕上,又仔细地查看了宝的面色。细心观察了一番之后,他才叹了口气,道:“这位友,不是我不帮你,而是确实难以医治。”

蒋瀚文听罢,非但没有沮丧,反而高兴起来。对方的是难以医治,而不是无法医治,这明对方有能够治疗宝的办法。他立刻问道:“鹿医者需要什么条件?我会尽我一切的力量来达到要求。”

鹿杞明警惕地左右看了看,随后道:“友请随我来,这里不是话的地方。”

“好!”

蒋瀚文抱着宝,跟随鹿杞明走进了一个房间。来悦医馆很大,可不仅仅只是外面这么一点地方,真正有身份的人,往往都是被医馆请进单独的房间当中。

“请将这姑娘放在玉床上面。”鹿杞明道,在房间中,有一张玉床,上面有着丝丝缕缕的特殊灵气散发而出。

蒋瀚文来到玉床之前,轻轻吸了口气,立时便感觉神清气爽。这玉床上是个好东西,对伤体的修复有着极大的助力。蒋瀚文无疑有他,轻轻将宝放在了玉床之上。

鹿杞明再次上前察看,他心翼翼,动作非常轻柔。过了一会儿,鹿杞明收回手道:“姑娘伤得极其严重,体内生机严重内敛,且魂魄不显,是将死的征兆。我想,友定然是用了什么灵药,将之打入其经脉之中,这才保住了姑娘的性命。”

“鹿医者高见,确实如此。不知道,鹿医者有什么方法可以治好我妹妹?”蒋瀚文略显紧张地问道。

鹿杞明轻皱眉头,在房间之中踱了几步,随后道:“治疗姑娘的代价有点高,不知道友能否负担得起?”

“鹿医者尽管,我会竭尽全力将所需要的东西弄来。”蒋瀚文道,只要能救宝,即便是让他交出天青神杖,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鹿杞明沉吟一番,道:“我需要三味主药,以及十几种配药,配药我们医馆当中倒是有,只是这主药却难以寻到。”

“哪三味主药?”蒋瀚文赶紧询问。

“万年份的丹阳花,千年份的冰莲,以及百年份的仙参。”鹿杞明一一道出了三味主药的名字,不过他又摇头道:“这三味主药,每一种都是世间珍稀,很难寻到。对南域的顶尖大势力来,或许这些灵药不算什么,但对于我们这样的人而言,这些东西就太过珍贵了。”

然而当听到这三味主药之后,蒋瀚文却是面带喜色,因为这三种东西,他身上已经有了两种。之前他拿出来的灵药,便是万年以上的丹阳花,在他身上,还有着千年以上的仙参,比之百年份的仙参更好,只是这冰莲,他身上却没有。“鹿医者,千年份的冰莲我身上没有,不知道千年份的雪莲是否可以替代冰莲?”蒋瀚文询问。

“这些东西你都有?”鹿杞明露出惊愕的表情,随后喜道:“当然可以替代,雪莲和冰莲的药性相近,功效无甚差别。”

“好!”蒋瀚文激动不已,当场拿出了三种灵药来。

鹿杞明见到灵药的刹那,身体忍不住微微颤抖了起来。他心翼翼地在三种灵药上抚摸,口中激动地道:“好好好,有了这三种灵药,姑娘的病便一定能够治好了。”

“如此便劳烦鹿医者了,若是救治好了宝,我必有厚报。”蒋瀚文朝着鹿杞明拱手道。

鹿杞明摆了摆手,道:“医者,皆一心想着救治他人,绝不是为了报酬。不过,鹿某有一事相求,若是今后友再有什么珍惜灵药,希望能够拿来让我研究一番。”

蒋瀚文也听过,这些医者、医师,对珍稀灵药最为感兴趣,所以他想也不想就答应了下来。

鹿杞明叫来了一位厮,吩咐其去药库拿另外十几种配药。不多一会,厮便返了回来,手上拿着十几个盒。蒋瀚文的灵药储存在天青神杖的灵宝屋中,那里有特殊的功能,可以防止灵药药性消散,而这医馆,自然是得用特殊的盒,来防止灵药中的药性流失。

“还得麻烦友一下了,我治病,向来是需要全神贯注,而且这姑娘伤势太重,我必须全力集中精神,不能有丝毫的分心。所以,还请友站在门外等候,也防止他人误入房间,打扰到我。切记,虽然灵药齐全了,但是救治依然存在风险,过程容不得半点差错。”鹿杞明神色略显凝重。

“好!”蒋瀚文点头,他自然也是明白这样的道理。罢,蒋瀚文看了看玉床上的宝,随后朝着门外走去。

来到门外,蒋瀚文当起了守门人,他不敢探出神魂查看,怕影响到鹿杞明。若是因为自己而导致失败,蒋瀚文恐怕会一辈生活在自责当中。

不一会,蒋瀚文便感觉,房间当中传来了灵气的波动,同时,一股药香传了出来。蒋瀚文颇为惊讶,因为那药香他非常熟悉,之前他救治宝时,就使用过这些灵药。房间中的灵气波动,时而如大浪汹涌,时而轻柔如春风。蒋瀚文暗叹鹿杞明手段的高超,对方为秦医师的二弟,其医术恐怕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可能即将迈入医师的行列。

这时候,他就不得不怀疑一下之前的那个怪女人了,虽然是秦医师的大弟,号称医师之下第一人。但是对方不但救不了宝,还出那样的话,与鹿杞明相比,当真是差了太多。

约莫一个时辰之后,房间当中的波动停了下来。不过蒋瀚文却不敢轻易上前打扰,不定里面正进行到了关键时刻,这时候最为凶险,容不得半点惊扰。

蒋瀚文焦急地在门外等候,他有着希冀,也有着担忧。虽然鹿杞明非常有把握治好宝,但蒋瀚文却明白,这种事情基本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蒋瀚文焦躁地在门外走来走去。他非常想推门而入,但却不敢。

转眼五个时辰过去了,此时已是凌晨,但鹿杞明却仍旧没有出来的迹象。“莫非,他遇到了什么棘手的问题?”蒋瀚文来回踱步,异常担忧。他守在门口,不敢离开一步,怕有人贸然闯入进去,打扰到鹿杞明。

然而,天亮了,房间当中仍旧是没有动静。蒋瀚文的一颗心沉了下去,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蒋瀚文不再等待,他忽然将神魂探入房间当中,当看到房间中的情景之时,他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鹿杞明!”

一声暴喝在来悦医馆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