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全是“熟人”

小说: 只想稳健的我被挂机成了武神 作者: 咸鱼指挥使 更新时间:2022-01-14 字数:4665 阅读进度:202/216

虽然平阳伯只是名誉校长,估摸着平日里多半不会参与具体事务。

但即便只是挂名,一个王侯的分量有多重,在场的人心中都有数。

目前除了江中军武的国内顶尖四大校,都是顶级山海担任校长,王侯成为校长的,江中军武是头一个。

等广场的喧闹和掌声开始变小之后,余守巳才继续开口。

“第二位,就是江中军武的常务副校长,燕山公的大弟子,在王侯之下足以排进前十的顶级山海强者……澹台沁!”

“噗……咳咳!”

正在喝水的沈前喷了杨令节一脸。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呛到了。”

沈前赶紧掏出纸巾递了过去。

杨令节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只是有些纳闷,你一个实力强劲的武者喝水还会呛到?

沈前道过歉后,便错愕的看向了高台之上,心说不会吧?

直到那个一身黑色裙装的长发女子踩着一把长剑从天而降,沈前才确认不是自己幻听了。

他以某种复杂心情打量着这个素未谋面但其实又已经见过的女人。

长发束起,衣裙飞扬,白皙的肌肤如玉石,瓜子脸盘,小巧的唇,双眼明亮而锐利,透出一股没来由的凌厉,将那惊心动魄的美勾勒出了几分危险的意味。

不过更多的情绪还是警惕。

这女人美则美,但从外表看就很不好招惹,而沈前可是将她看光的男人,还顺走了一条价值不菲的空间项链。

这仇可是结的有点大了。

虽然说沈前明明救了对方一命。

……可问题女人是能讲道理的生物吗?

好在沈前十分笃定,对方应该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否则只怕早就杀来靖城了。

“接下来是我们的十八位主导师,排名不分先后!”

“山海教授,主教武道理论课,宁之垣!”

“山海教授,主教武技搏击课,和述!”

“……”

“山海教授,主教精神修炼和心理博弈课,程青青!”

“山海……”

心思还在澹台沁身上的沈前猛地又听到了一个耳熟的名字。

程青青?

沈前抬头,很快在从天而降的一位位导师之中,找到了除澹台沁之外最鹤立鸡群的那个女人。

她穿着一身小西装,面孔妩媚多姿,只是轻轻打了个哈欠,就将那慵懒的姿态毕露无遗,不过她最吸引人注意的应该是那双充满灵动的眸子。

“乍一看如少女,再一看就如女王……嘶,这气质对上了啊!”

沈前嘀咕了一句,不过还是不太敢确定,又赶紧悄悄的摸出手环,翻找到和柳长青的聊天记录。

为了避免在外面遇见不认识,以前老柳曾将把所有师兄姐弟的照片都发过给他……除了那位神秘的七师兄。

很快,沈前就在相册里翻找到了一个笑颜如花的女人。

他悄悄抬起手环和远处台上比对了一下,嗯,不说一模一样,起码也是十分相似了。

看来是没错了。

“怪不得之前三师兄说我很快就会在江中见到二师姐,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沈前这一刻了然。

敢情二师姐程青青也来了江中军武,只不过是以主导师的身份,这还真有点出乎沈前的意料。

本以为远赴江中,应该是开始一番新的天地,怎么现在会有种抬头低头都是“熟人”的感觉?

沈前一时间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了。

不过见到程青青他还是挺高兴的,像是余守巳、胡老头这些人,终归是隔了一层。

但二师姐……那可是妥妥的自家人啊!

江中军武的十八位主导师俱都是山海,这倒也不出奇,毕竟保安都是山海了,教授肯定不会弱。

而且沈前估摸着,这十八位导师只怕都是顶尖山海。

毕竟三师兄已经那么强了,二师姐肯定不会弱才对。

根据余守巳的宣读,除了十八位主导师,江中军武还配有七十二个高级讲师以及若干助教,保证所有学生都会得到最好的指导。

余守巳宣布完教授名单之后,平阳伯进行了极其简单的致辞。

内容倒是平平无奇,无非就是打气,以及告诉所有人,我就是你们坚强的后盾云云。

沈前倒是在平阳伯讲话的过程之中观察了半天,可惜到最后也没看出眼前的平阳伯到底是不是真身。

见多了王侯以后,沈前大概也明白了王侯的神通。

什么意念所至瞬息千里只是基本操作,而大多数王侯在外活动的时候都只是意识投影或者假身罢了。

沈前有时候都在想,也不知道一直以来大佬高展现在他面前的是不是真身。

“接下来,请副校长澹台沁致辞。”

等平阳伯说完话以后,余守巳又请出了澹台沁。

沈前竖起了耳朵。

“我是澹台沁,以后请各位多指教,谢谢。”

沈前又垂下了耳朵。

就这?

不过倒是跟她看起来的风格很相符。

只是周围热烈的掌声让沈前有些始料不及。

沈前侧身一看,就连杨令节也是眼睛发亮,显然在澹台沁无以伦比的颜值,以及身为顶尖强者的气质之下,这些菜鸡新生们都已经有点沉沦的趋势。

余守巳等澹台沁发完言之后,这才重新走上前来接管了秩序。

“我请校长及导师们亮相,除了是引荐大家认识之外,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目的。”

余守巳笑道,“等会诸位将迎来一场入学考核,我之前已经说过,考核的成绩将直接影响你对于导师的选择。”

“现在我就公布具体的规则。”

扫视一圈,见所有人都变得专注起来,余守巳这才继续说道。

“身为武者,没有所谓的谦让一说,武者必争!”

“而今日,并非是导师来选择你们,而是反过来……由你们选择导师!”

“一会考核结束之后,将根据成绩进行排名,第一名可以优先进行选择……而我要告诉你们的是,这个选择之中,包括校长级别的导师。”

余守巳这句话说完之后,可谓是石破天惊。

现场顿时起了哗然。

选择之中包括校长?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落在了居中站立的平阳伯身上。

无数粗重的呼吸声响起。

那岂不意味着,有机会成为一位王侯的入室弟子?

要知道虽然在场之人都是天骄,但其中百分之九十以上,在今天之前甚至都没有见过王侯长什么样子。

王侯,已经是站在武道绝巅的人物。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他们是书本上的传说,是武道的至高印记,也是不可望不可及的人物。

像沈前这样的人终归极其稀少。

虽然说平阳伯只会是导师,和真正的亲传师徒还是有着一定的区别,但这种师生关系,一样是一种极其亲密的联系。

这是真正近在眼前的大机缘!

等众人平复了一下情绪,余守巳才继续道,“当然,名额是有限的!”

“不仅仅是校长,所有的导师座下,都限定了名额。”

“校长……对于大一的新生只会收七人。”

“副校长,最多二十人。”

“而十八位主导师,每人亲自教授的学生数量,也不会超过五十。”

“当名额招满,该名导师就不会再继续接收学生。”

众人窃窃私语起来。

规则已经很明确了,根据考核排名,唯有排名靠前,才能获得入王侯座下的机会,成为校长门生。

“前七太难了,别忘了咱们这届可是有九个状元……”

“状元又怎么样,难不成就不能超越?”

“就算不能考进前七,至少也要进入前四十,这样好歹还可以选择澹台副校长。”

“不错,我之前听说澹台副校长距离王侯也只有一步之遥,是真正的顶尖人物,拜在她门下同样是极大的机缘。”

余守巳抬手打断了众人的议论。

“可能刚才有些人在奇怪,我为什么要特意强调校长对于大一的新生只收七人,可能你们已经有人发现了。”

“其实今天入学的,是两批新生。”

余守巳伸手一指,所有新生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广场的右侧区域。

其实不少人早就发现,除了他们这一千多新生之外,还有五六百人是站成了另外一个区域,无论是气势还是年纪,都和他们有一定的差异。

“除了大一的新生,今年江中军武也同时招收了大二和大三的新生。”

余守巳简单的介绍道,“他们之中有人是来自军方,也有来自其他武科高校的转学生。”

“之后在校园内,各个年级会以不同的制服来区分,大家注意称呼即好。”

“此外,你们的学长学姐们也会和你们一起参加考核,不过大家不用担心,他们的排名是单独的计算,不会和你们混在一起。”

余守巳笑道,“可还有什么疑问?”

唰!

底下立马就有人举手。

沈前循声看去,发问的却是赵克一。

“余主任,我有一个疑惑,您刚才说了所有导师接收的学生名额,但我经过计算,发现好像不对啊。”

“哪里不对?”余守巳脸上似有笑意。

“我们所有新生的数量是1423人,但十八位导师加上校长,最多能接收927个学生……那剩下的人呢?”赵克一径直问道。

“没想到这么早就有人发现这个问题了。”

余守巳一笑,“既然有人问,提前告诉你们也没什么。”

“此次考核之中,所有没有导师接收的学生,一样可以正常的入学和选课,但……三个月后,如果你还是没有赢得一个任意导师的亲传席位,那你将会被开除。”

开除?

所有人都愕然的瞪大了眼睛。

“可导师能接收的学生数量不是限定了吗?”赵克一若有所思。

“限定,但并非不可变动。”余守巳意味深长的说道,“至于变动的规则也很简单,你只要在正式场合的挑战之下打败对方,那么……他的位置就是你的。”

众人还没消化完开除的信息,又被余守巳抛出来的话惊了一下。

“末位淘汰,强者为王。”余守巳淡淡吐出八个字,“这……才是江中军武永远不会变的规矩。”

在众人议论喧哗的时候,事不关己的沈前却是在琢磨另外一件事。

赵克一怎么会清楚新生的数量?

很显然不可能是一个个数的,答案只有一个……

精神力。

沈前深深看了一眼对方,不愧是和自己同列百王殿的天才,若说这一届新生之中有谁能带给沈前一丝丝威胁感的,也只有赵克一了。

“那么……考核正式开始!”

余守巳没有继续给大家讨论的机会,他冲平阳伯微微躬身,随后退下了高台。

所有导师都一一退去,最后只剩下平阳伯站在高台之上。

轰隆!

只见平阳伯大手一挥,平地起惊雷。

在所有人愕然的目光之中,明明近在咫尺的江中军武的大门开始无限拉远,天地在坍塌,四周的一切都在变幻。

看来平阳伯是真身!

已经见过不少大场面的沈前倒是很平静,只是目光一凝。

他细细感受着四周的一切变化,试图去解析王侯的手笔。

广场上的大理石变为了泥泞,身后的草地变成了虚无,江中军武的大门眨眼间就矗立在千米之外,而遥遥地,一道石壁从地底破土而出,挡在了那大门之前。

石壁越长越高,越来越大,眨眼就有通天之势,直冲云端,宽处也有数百米。

“应该是某种幻境和现实之间的转换,但又很真实……看不透,王侯果然高深莫测啊。”

沈前摇头一叹,看了半天还是觉得迷惑。

似乎王侯运用的力量,已经超脱了普通元气的范畴,估计系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当一切变化终止,在所有新生眼前,出现了一片约莫八百米长的泥泞赛道,赛道尽头,则连接着那片通天的石壁。

锵!

眼前黑影一闪,回过神来的沈前愕然低头,这才发现自己的右手上,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根漆黑长矛。

这长矛不知道是何等材质,大概数十斤重,摸起来如同金玉。

他转头一看,所有人的手上都出现了一样的长矛。

“这次考核的规则很简单。”

平阳伯淡笑的声音在天地间轰隆响起,“穿过眼前的泥道,将你们手中的长矛掷到石壁之上,最终成绩,只以长矛的高度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