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没人比我更懂硬碰硬

小说: 这只怪物明明超强却总想做人 作者: 轻抚绫罗 更新时间:2020-09-06 17:40:57 字数:2455 阅读进度:16/78

烟尘散去,

沈冲仍维持着一拳击出的姿势,拳头也仍抵在柳小江的胸膛之上,表情却仿佛见到了什么不敢相信的怪事。

毫无疑问,

凭借多年来的能力积累,

沈冲的炁量已经达到了一种远超同辈的程度,就算除了‘高利贷’的能力之外,他没有什么太过突出的力量,但在那种炁量加持之下的拳脚,也已然达到了极为恐怖的境界。

就算是所谓的十佬,也不是人人都能和他在拳脚上一较高下。

然而,

沈冲全力一拳打在柳小江毫无防备的胸膛之上,莫说是想象中理所应当的重伤倒飞,对方看起来竟然连一点伤都没有!

只见,

房门碎片掉落在地上,

周围墙壁寸寸崩裂塌陷的房间里,

柳小江竟然毫发无伤的站在里面一动未动!

“这是做什么?偷袭?我不是都说了…………今天不打算对你动手么?”

柳小江意外承受了沈冲的一拳以后,心中对于沈冲的行为也不免有些生气,明明都说了自己不打算针对所谓的全性妖人,他竟然还是率先朝着自己发动了攻击。

就…………让人觉得挺突然的。

“柳先生,你这是什么功夫?”沈冲眼神闪烁着收回了拳头,他看向柳小江的眼神已然出现了变化。

这家伙的年纪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却能正面承受自己的全力攻击毫发无伤,这种程度的实力…………强的有些太过诡异了。

“你管我?!”

柳小江本就有些不爽沈冲的突然袭击,眼下就连敷衍都懒得敷衍了,他伸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眼神逐渐变得认真了起来。

“沈冲是吧,原本还觉得你挺有风度的,没想到竟然也会搞这些小动作,算了…………

我改变主意了。”

“柳先生,你误会了,我这…………”沈冲见到柳小江的表情,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

“少来。”柳小江当即打断了沈冲的解释,一脸不耐烦的活动了几下筋骨,道:“虽然可能会比较麻烦,甚至会得罪一些我不了解的异人,但是…………

我觉得你还是跟我一起去公司吧。”

说罢,

柳小江伸手抓向了沈冲的衣领,显然是彻底改变了注意,打算活捉了沈冲之后,带着他一起去公司入职。

沈冲下意识避开了柳小江的抓取,脸色有些难看的解释道:“柳先生,你误会了,我刚刚只是在试探你的力量,毕竟…………”

“放屁!那种力量用来试探别人!你就不怕我死了么?!”

柳小江一下没有抓到沈冲的衣领,当即再次开口打断了沈冲的解释,然后几步走出了一片狼藉的房间,抬眼看向了退到后方墙壁附近的沈冲。

“沈冲,如果不想受伤的话,认命吧!”

话音刚落,

柳小江也不管沈冲是何反应,立马提起拳头冲向了对面,报复般的一拳砸向了沈冲的胸膛。

此刻,

沈冲面对着这只没有任何炁流包裹的拳头,甚至在他眼中看起来缓慢且无力的拳头,突然感觉到了一丝足以让人窒息的危机感。

于是,

沈冲几乎想也不想的抱头侧翻了出去。

轰!!!!!!

一道远超之前的恐怖声音骤然响起!

沈冲惊惧之余瞟了眼自己之前所在的墙壁附近,这一看不要紧,简直吓得他心脏都要飞出来了。

只见,

旅馆走廊上还算坚固的石质墙壁,竟被柳小江这平平无奇的一拳直接轰出了一个大洞!

细看的话,

他甚至还能发现墙壁后方的房间里,一样也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显然是连同房间里的另一道墙壁,都被这轻飘飘一拳给彻底轰飞了!

这一下要是挨实了!

他就算侥幸不死!

也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卧……卧槽!这到底是什么功夫?什么功夫能让人同时拥有这种防御力和攻击力?!

开什么玩笑?!

这家伙还能算是个人么?!”

“你再骂?!”柳小江听到沈冲的言论,立马气急败坏的冲了过来。

毕竟,他现在虽然是个僵尸,但也一直将自己当成正常人看待,自然不能忍受这种挑不出毛病的咒骂,反而比一般的污言秽语更让他无法接受。

沈冲察觉到柳小江的情绪,几乎想都不用想的转身就跑,再也没有了试探柳小江深浅的想法,一边逃跑还一边叫喊道:

“卧槽!绝对不能跟这家伙硬抗!苑陶!你们再不出手!就TM替我收尸吧!”

瞬间,

“哼!你个废物!嘲风!霸下!给我去!”

远处一道陌生的声音突然响起,紧接着柳小江就发现两道光线迅速穿过走廊,笔直射向了自己所在的位置。

犹豫不晓得这是什么东西,

柳小江毫不犹豫的侧身闪过了两道光线,却发现略过身旁的两道光线就像有意识似的,瞬间拐弯从背后再次飞射了过来。

这一刻,

躲无可躲,

但,

他也终于看清了两道光线的真面目,竟然是两颗缠绕着炁流的珠子。

噗噗!!!

两道闷响。

两颗超绕着炁流的珠子狠狠打在了柳小江的后腰,却也和沈冲之前的攻击如出一辙,根本就没能撼动他分毫。

这时,

“呦呵!小兔崽子!你还真够硬的!”

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的两道身影出现在走廊的尽头,其中那名一身绿色老旧军装的中年男子,显然就是施展出这两颗诡异珠子的袭击者。

另一头,

狼狈逃窜的沈冲来到了二人身旁,脸色极为尴尬的推了推眼镜,“点子太过扎手了,我们之前的猜测完全错误…………

苑陶,

我们还是赶紧撤吧。”

“哼!急什么?既然来了,就不能空手回去,就让老子我来试试这个小兔崽子的深浅,呵,看样子又是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青年才俊…………

有机会就废了他!”

苑陶此前一直都在旅馆的外面等候,虽然知道旅馆里面的动静应该是出事了,对方也可能会比猜测的要棘手得多,但出于对自己二人实力的自信,

他现在一点都不慌。

“你们又是谁?”柳小江脸色阴沉的看向走廊尽头,心情愈加不爽了起来。

“哼,全性,苑陶,小兔崽子,给我记好了,这是即将废了你的人的名字。”

苑陶伸手压低了头上的帽檐,眼神凶狠的看向了柳小江,他随后缓缓伸出了右手,令之前打在柳小江身上的珠子即刻飞回了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