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全性四张狂

小说: 这只怪物明明超强却总想做人 作者: 轻抚绫罗 更新时间:2020-09-09 13:14:29 字数:2426 阅读进度:19/174

数十分钟后,

连门港郊区的森林内,

苑陶与憨蛋脚下踩着兔子拖鞋,以一种堪比机动车辆的速度抵达了此地,脸上还保留着之前与柳小江交战时的凶狠。

“哦?还真被你们给逃出来了,真不愧是经验丰富的炼器师啊,老苑头。”

沈冲似乎早已再次等候多时,一见到苑陶与憨蛋平安无事的抵达,他就立马从某棵大树的后面走了出来。

“你TM少废话!还是说说接下来该怎么办吧!那个所谓的掌门让我们去龙虎山之前,顺便调查一下连门港这边的僵尸事件,如果可能的话…………

还要让其加入我们全性门下。”

苑陶脸色阴晴不定的望着沈冲,道:“现在好了,什么僵尸事件?什么赶尸一族后裔?刚刚那个小兔崽子究竟是什么东西?

他到底从哪学来了这么诡异的功法?”

“该不会是横练?”沈冲分析道。

“放屁!”

苑陶一听到这句话,顿时愤恨道:“横练?你听过哪个横练的功夫,能以肉身硬抗炼器师的法器?就是他十佬,就算是那如虎那个小兔崽子,

也不可能硬抗那么多下憨蛋的铁锤和水枪!”

“是!我承认我们不可能敌得过十佬那种级别的异人!可是他一个名不见转的小兔崽子!竟然也能让我们如此狼狈!

他凭什么?!”

沈冲见到苑陶一脸不甘的样子,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毕竟他也没弄懂柳小江为什么这么强,更不明白柳小江到底拥有何等诡异的能力。

现如今,

他甚至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人了,难道之前的连门港僵尸事件也与柳小江无关?

难不成赶尸一族的后裔也另有其人?

连门港这边的情况实在是太TM诡异了…………

就在这时,

“苑施主,究竟什么事让你如此愤怒?”

一高一矮两道身影突然从森林内部走出,发声的正是其中那名身材与憨蛋几乎不相上下,穿着打扮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和尚的家伙。

这名和尚身后跟着的矮小身影,则是一个看起来年龄大约在中年的女人,穿着打扮比较像是一些剧中的贵妇,这样的组合无论怎么看都让人觉得非常怪异。

“哼!”

苑陶满脸不爽的看了看来人,道:“掌门的消息你们没有收到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出来了。”

“哈哈哈……苑施主息怒,我和窦梅发现了一点有趣的事情,因而耽误了些时间。”大和尚笑眯眯的样子看起来非常和善。

闻言,

苑陶看了眼大和尚身后的中年女人,“有趣的事情?什么事?说出来大家高兴高兴?”

“没什么,只是在一家工厂里面,发现了一些比较有趣的异人,不过已经失败了,不值一提,倒是苑施主和沈施主,

你们这是遇见了什么?”

大和尚笑眯眯的摇了摇头,并未说出此前的一些趣事,反而非常好奇苑陶等人的狼狈模样。

“呵,还能是什么?无非就是代掌门交代的一些事情罢了。”苑陶眼神闪烁的笑了笑,言语中对所谓的掌门没有一丝敬意。

“遇到意外了?”大和尚问道。

沈冲站在一旁推了推眼镜,缓缓向上扬起嘴角却没有说话。

苑陶仿佛回想起了之前的遭遇,虽然仍是气不打一处来的样子,但却也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忽然问道:“高宁,你说…………

这世上的天才为什么这么多?”

“……苑施主,你这是何意?”高宁疑惑道。

“算了,人真的不得不服老。”苑陶转头看了看身后寸步不离的憨蛋,道:“先不说这个了,我们接下来去哪?是听从命令的直接赶去龙虎山?

还是我们自己先去找找乐子?”

高宁看了看苑陶与沈冲,笑眯眯的说道:“暂时还不打紧,距离龙虎山的罗天大醮也还有些时日,我们不妨在异人的圈子里多走动走动,

万一有其他人愿意加入我们在龙虎山上的行动呢?”

苑陶点了点头,而后忽然转头看向了沈冲,“沈冲,那丫头跑哪去了?该不会又遇见哪个小年轻,走不动道了吧?龙虎山上的行动,

可不能缺了她。”

沈冲摇了摇头,意味深长的笑道:“放心吧,听说是在龙虎山的行动,她应该比我们还要积极,现在…………

她正在接触东乡庄的人。”

“呦呵,还挺让人意外的。”苑陶满意的笑了笑,“那就好,不过可惜了一直自誉名门正派的东乡庄了,毕竟,胡林那个老小子可没什么抵抗能力,

哼哼哼…………”

沈冲不可置否的摊了摊手,道:“我们现在是先去东乡庄与夏禾汇合?还是…………”

沈冲话都没说完,就忽然感觉到了什么似的,并与其他四人一同看向了森林外的某个方向,发现一道让人极为意外的身影。

远处,

柳小江顺着苑陶等人遗留下的气息,一路追到了连门港郊区的森林附近,此刻正脸色漆黑的站在森林外面,观察着与苑陶等人汇合的两个陌生人。

“小兔崽子!你是怎么追上来的?哼!你还真是好大的胆子!”

苑陶一看见柳小江就炸毛了,也不知是之前的印象太深,还是觉得加上高宁二人,自己等人的实力就足以和柳小江抗衡了,总之…………

他这次反倒觉得柳小江是在自投罗网。

闻言,

柳小江没有理会苑陶,而是默默朝着众人走了过来,独自站在了全性四张狂的三人,以及苑陶和憨蛋两位炼器师的眼前。

“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们主动招惹上了我,却又自顾自地想要摆脱我…………

事情哪有这么容易?”

事到如今,

柳小江也觉得自己确实有些冲动,可是考虑到自己之前一直以来的压抑行为,以及在初次面对沈冲与苑陶二人时的宽容,再加上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自己又一次又一次的上当受骗,

他已经彻底陷入了愤怒。

试想下,

一个人悠哉的躺在家里,屋内却进来了几只苍蝇,你本来不想理会它们,它们却一直在你耳边嗡嗡个不停,成功惹怒了你之后,它们却又一个劲的逃跑。

谁会放过这种不知好歹的苍蝇?

柳小江现在就连抓捕对方的心思都已经没有了,心中完全就只有一个念头。

那便是狠狠的教训一下这群人,最起码也要让他们永远记住这次教训!

再也不敢来找自己的麻烦!